首页 > 灵异事件

妖刀惊魂

2019-07-17 10:49:21 作者:


1

爷爷去世的噩耗传来时,我正在几百公里外的城市里读书,等我赶回家里时,家里已经搭好了灵堂,爷爷就在棺材里。

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再看爷爷一眼。

爷爷安详的躺在棺材里,脸色红润,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我哇了一声哭了出来,问我爹,爷爷是不是睡着了,明天就会醒来,一下子惹起了大家的伤心事,大家都哭了起来。

晚上,我和二叔守灵,在灵堂里,二叔跟我说起爷爷的事情来,说着说着,大家又免不了一阵担心。

每隔半个小时,我就要去添一次香火,守灵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能让香火断了,以及避免有猫进入到灵堂来,因为听老一辈的人说过,猫会使死人诈尸。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我去添香火,又忍不住去看了爷爷一眼,却骇然发现,爷爷的脸色变了,之前还是红润安详的神态,现在却变得脸色青黑,最重要的是爷爷的表情变得狰狞,痛苦,好像在做了噩梦一样。

我尖叫的叫二叔过来看,二叔也忍不住变了脸色,却安慰我说,这是正常的变化,让我不要大惊小怪。

然后去拿了一条毛巾,沾了热水,敷在爷爷脸上,敷了一会儿,爷爷的脸色果然恢复了正常。

我这才想起来,爷爷一向身体健康,怎么会就会突然去世,都没有一点征兆的,到底是为什么。

我问二叔,却被二叔训斥一顿,让我不要多问,爷爷走了就走了。

我不知道二叔为什么这么生气,我想去问我爸,却看见我爸已经睡着了,他是长子,需要忙活的事情最多,他已经两三天没有睡觉了,明天是出殡,所以他才去睡一觉。

第二天早上六点,是上山的吉时,风水先生早早的就到了。

抬棺的是村里的年轻小伙子,都是二十来岁的人,才能抬得起这两三百斤的棺材。

“起棺”风水先生大叫一声,门口的鞭炮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四个年轻小伙子同时嘿了一声,然后把棺材抬了起来。

“出门”风水先生继续叫道。

抬棺的人向门口走去,可就要出门的时候四个人晃了一下,眼看着棺材就要倒下来,周围的人眼疾手快,扶了过去,可是去了五六个人,还是一直叫重,棺材越压越下。

风水先生变了脸色,让人感觉用木凳垫着棺材,人先下来。

“老爷子是不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啊,他这是不肯走啊”风水先生对我们说道。

“爹啊,有什么话你托梦给我吧,现在你安心的上路吧,别误了时辰,家里有我呢”我爸和二叔都立马跪下,哭了起来。

哭了一阵,风水先生又让人试试,可还是一样根本出不了门,上山都是有规矩的,必须一口气到山上,半路不能停不能歇,这样根本上不了山啊。

于是风水先生又让人打开了棺材盖,让我们问问老爷子到底还有什么心愿没了。

可是棺材盖一开,所有人都惊呼起来了,因为爷爷又像是昨天那样,脸色青黑,不对,比昨天更加严重,皮肉都干瘪下去了,好像失去了水分一样,表情也是非常难看,跟哭一样。

死人哭,看到这个场景风水先生有点慌了,俗话说不怕死人笑就怕死人哭,这,这搞不好要尸变啊。

“有东西,爷爷肚子有东西”我眼睛尖,看见了爷爷肚子上比较鼓一点,好像藏了东西,顿时也惊叫起来。

我爸站起来,伸手扒拉开爷爷那宽大的寿衣,“哐当”一声,从爷爷衣服里掉出一把刀来,长长的尖尖的,好像是一把杀猪刀,而爷爷的肚子则留下了一个伤口,还有黑色的血在慢慢的流出来。

风水先生看见之后立即暴怒,对我爸和二叔怒吼,问他们是不是疯了,这刀也是随便能放在棺材里的吗。

可二叔和我爸却是面面相觑,爷爷的寿衣都是他们亲自穿的,怎么可能放把刀在那呢。

“真是胡闹,快,快,拿毛巾来”风水先生此时也顾不得教训我爸和二叔了,因为这出门上山都是有时辰的,可千万不能误了时辰,所以赶紧拿来毛巾,把伤口上的黑血擦掉,摆好寿衣,又用热毛巾,敷脸,最终才让爷爷的脸色恢复正常。

“出门”重新盖好棺材之中,风水先生又叫着出门,四个小伙子又去抬棺,这次就抬得起来了。

棺材出了门,就往山上走去,我们在后面跟着,但是上土的时候风水先生就叫我们先回来了,家属都是不能看的。

回家的路上,我问我爸和二叔,拿刀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刀会出现在棺材里,还是插在爷爷的肚子上。

我爸和二叔同时颤抖了一下,但是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加快了脚步,走回了家。

回到家里,二叔和我爸开始忙碌起来,因为还有很多的宾客要迎接照顾,反而没有时间来找我了。

我对那把刀很好奇,可是找了一圈,没有找到。

到了晚上,我早早的睡觉了,我很累,很想睡觉。

“小阳,小阳”,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叫我。

我睁开眼睛一看,顿时惊骇起来,因为爷爷就站在我面前,穿着那宽大的寿衣,但是他肚子上却插着一把刀,我认出来了,是棺材里的那把刀。

“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你说啊”我哭着叫了起来,我不想看到爷爷死了都那么的痛苦。

爷爷的表情和他在棺材里一样,脸色是青黑色的,而表情是因为痛苦而狰狞扭曲的,爷爷很痛苦的自己伸手握住了那把刀,然后慢慢的拔了出来,又慢慢的递给我。

我伸手去接那把刀,可就在我要碰到的时候,爷爷突然痛苦的哼了一声,手一软,刀“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爷爷”我惊叫一声,向前走去,可身体却传来失重感,“砰”的一声,我的头撞到了地上,好痛,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掉下床了。

“刚才是做梦?”我对自己说道,可是爬起来一看,我顿时呆住了,因为那把刀出现在了我的床头。

“这,这,”我突然觉得惊恐起来,再也忍不住了,拿起了刀,去询问我爸和二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爷爷到底怎么死的,为什么都不肯告诉我。

我爸和二叔听到我的质问都忍不住变了神色,然后很不耐烦的训斥我,让我不要多管闲事,丧事办完就回学校上课去。

我爸和二叔的态度让我很生气,我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瞒着我,难道我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吗。

所以我大声的告诉他们,昨天晚上爷爷给我托梦里,梦里爷爷还是很痛苦,也许找不到原因爷爷就会一直痛苦下去。

爷爷给我托梦了,我爸非常的震惊,眼睛瞪得老大,但又随即失魂落魄起来,因为爷爷没有托梦给儿子,反而是给孙子,让他觉得无所适从。

“砰”可二叔却用力的砸了桌子,脸色铁青,怒吼“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哥,还愣着干嘛,抄家伙,给爹报仇去”

吼完之后二叔冲回了房间,但马上又出来了,手上拿着一把猎枪,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门去。

“回来,别去”我爸大叫,可是二叔却像发怒的豹子一样,根本听不进劝,头都不回的继续走了。

我爸气得跺脚,抄起了一把柴刀就追了出去,我看着二叔和我爸的反应都快傻了,反应过来之后也赶紧追了上去。

二叔拿着猎枪一路猛冲,我跟到半路才想起来,二叔去的方向不就是昨天给爷爷出殡上山的方向是一样的吗。

我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已经可以看到爷爷的墓了,看到爷爷的墓的样子也一下子让我火了起来,因为我看见了一直黑色的猪刨我爷爷的坟墓。

2

看见一头黑色的猪在刨爷爷的坟,我觉得这个事情太荒诞了,难道这头猪是来报复我爷爷这个杀猪匠的吗。

然而这时候二叔已经动手了,“砰”的一声,猎枪打在了那猪身上,那猪立马发出了一声哀嚎,好像每次杀猪时听到的那样。

但是枪声过后,那猪没倒下去,更没有惊慌失措的跑开,而是转过身体来,盯着二叔,蹄子不断的在刨地,两只血红的眼睛在盯着二叔。

这下轮到我们发慌了,因为那只猪的眼神太情绪化了,愤怒的神情一下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种表情绝对不是一头猪应该有的。

“砰”愤怒中的二叔没有想那么多,又开了一枪,打中了那只猪的头部,但是猎枪的威力太小,子弹竟然没有打穿,只是卡在那里了。

那只猪猛冲二叔,一下子把他撞倒在地,然后要张口去咬他,但就在这时,我爸赶到了,挥着柴刀猛砍。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热血沸腾了起来,也冲了上去,握着那把尖刀一下子刺了下去。

“噗”的一声,尖刀没入了猪的身体里,然后那猪就轰然倒塌,死了。

我爸把二叔从猪的身体下拉出来,一直问他有没有事情。

二叔脸色白得跟纸一样,浑身颤抖,摇着头没事。

我爸叹着气,把二叔扶到一边,然后过去把爷爷墓里被刨开的土填回去。

我仔细看了看那猪,黑黑的,一开始我以为是野猪,但看清楚了才知道,这是母猪,而且还是农民养的那种,个头很小,最多也就一百七八斤,而且那乳,房很长,都拖到地上了。

于是我问我爸和二叔,为什么一头家猪会来刨我爷爷的坟,野猪刨坟我听过,但那是因为坟地周边有山药黄精这些东西,野猪才会去刨的。

二叔此时缓过一口气来了,颤着声告诉我,这只母猪是害死爷爷的凶手之一。

杀猪的被猪害死了,我觉得这是今年最好笑的笑话了。

可是二叔慢慢说来,我却笑不出来了,因为他说这只猪要成精了。

“这只猪是王老太养的,养了有十几年了,前几天.......”二叔絮絮叨叨的开始说起起因来,听完之后我震惊了。

因为我记起来一个从奇幻杂志上看来的故事,记载的是民国时期的一个故事,也是母猪杀人的案子,说是有一家农民,养了一头母猪,留着下崽,猪仔也不卖,养大了就杀猪吃肉,还把那猪崽的骨头给母猪吃,就这样养了十几年,突然有一天那母猪发狂了,冲出猪窝将主人一家人全部咬死了,震惊了世人。

后来有一个和尚解释,这猪养久了就会有开神智,而那家人又不知道,不仅在它面前宰杀它的儿子,还把骨头给它吃,所以那母猪对主人极其的仇恨,最后爆发了,就出来咬死了人。

历史何其相似,我们村的王老太也是养了一只母猪,下了猪崽以后养大杀猪吃肉,都是吃一半卖一半的,时间也有十几年了。

只是倒霉了我爷爷,因为这只母猪太老了,去年一年都没有再下崽,母猪不下崽,那就是废猪了,所以王老太请爷爷去帮她把猪杀了。

可是这猪已经知道了王老太要杀它了,所以就骗过了我爷爷的探查,在我爷爷要杀它的时候,突然动手撞了我爷爷一下,把我爷爷撞倒了,又正好手上拿着那把刀,碰巧就把刀插在肚子上。

二叔说起爷爷的死因也是让我不断唏嘘,难怪他们之前都不说,确实是太丢人了,爷爷从小出门跟人拜师学艺学杀猪,几十年下来杀的猪不知道有多少,最后却死在一只猪上,自然算是很丢人了。

我爸填完了土,又过来问我们,这猪怎么处理。

我提议是埋了吧。

二叔却说要拿回去分给全村吃,不吃它的肉,啃它的骨头这仇不算完。

我爸也同意了,可又开始担心起来,说这猪吃了不会有毛病吧,毕竟这猪都快成精了。

可二叔却不怕,他也是个胆大包天的人,执意要报仇雪恨,我爸慢慢的也同意了,主要是太恨这只猪了,不仅害死了爷爷,而且还让我们家名誉扫地,现在做丧事是没人说,以后肯定会时常被人说起来笑话的。

于是二叔回家拉了一辆板车来,我们又一起把这猪拉回了村里,一下子引起了轰动,因为我们这就算是给爷爷报仇了,当子孙的也不算丢脸了。

二叔当成要切开分肉,但敢拿肉的人却不多了,一来是我们这有习俗,年岁长的母猪都有毒,人吃了不好,二来是他们都知道这猪是怎么回事,心里害怕,所以最后只有两三户穷得一个月都吃不上肉的人家才提了十几斤肉回去。

二叔兴致很高,没人要肉也没关系,剔完了肉,骨头炖汤,别的什么红烧肉之类的也都做了不少,还剩下的还用盐腌起来,说以后慢慢吃。

但是上桌吃饭的时候,我和我爸都没动那猪肉,实在是提不起兴致来,一看到那猪就会想起爷爷来。

吃完饭,我们又坐在一起闲聊,我脑袋里突然二叔说的一句话来,之前在山上的时候二叔说这猪是害死爷爷的凶手之一,那意思是还有凶手了,所以我又问二叔是不是还有什么原因。

可没想到二叔又耍起了无赖来,竟然不承认,还说是什么口误。

我又问我爸,我爸也说没这事,这下让我急了,我已经二十多,可是他们总是拿我当小孩子,之前爷爷的死因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告诉我,这让我非常的生气。

我当场就反驳他们,当时爷爷就算肚子里插了刀,只要不是刺破了重要器官就不会马上致命,当时只要有一辆车,从这送到县里医院快一点也只要一个多小时,如果先去镇里医院处理一下,再由他们的救护车接送,时间更短,所以救治肯定还来得及,所以后面肯定还有事情发生。

我爸和二叔都没法给我合理的解释,索性就不说话了,真的是气得我肝疼。

“刀,对,刀,那把刀呢,爷爷给我的那把刀呢”我突然叫了起来,因为我发现了,出问题的肯定是那把刀,因为我爷爷的刀都是有记号的,我们这很多村子都有各种各样的习俗,每年都要大摆流水宴席,所以请的杀猪匠也会有两三个,以前就发生过刀具弄混的情况,所以爷爷后来都给刀柄上做了记号刻了字,一摸上去就知道,爷爷的刀具我从小到大不知道摸过多少次了,可是这一次却没有摸到。

我爸和二叔也站了起来,帮我找刀,可是家里都找过了,里里外外全翻了一遍就是找不到那把刀,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那把杀猪刀就这么不见了,我却有点不信,因为我认为是我爸或者二叔故意藏起来的,所以就质问他们。

但是我爸却勃然大怒,骂我没规矩,说一把刀丢了就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说是那是爷爷留给我的,要不然也不会托梦给我,又出现在我的床头。

这样一说我爸更生气了,去把爷爷生前杀猪的那一整套刀具扔在我面前,让我要哪个自己拿。

我觉得我跟我爸的代沟真的差了一个太平洋,简直无法理喻,也发了一通脾气,就回房间了,把衣服一收,决定明天就回学校,这里呆不下去了。

可就在半夜,我突然听见了二婶悲天抢地的哭声,我连忙起床冲出门去,我爸也冲出来了,然后去二叔的房间里。

“大哥.....”二婶一看我们来了,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样,指着二叔哭嚎了一声。

而我们一看二叔,顿时惊骇起来。

因为二叔的喉咙好像出了问题,一只手掐着自己的喉咙,一只手一直比划着自己,脸色涨得通红。

“嚎,嚎”二叔发声了,但我们听到的却是跟猪发出来的声音一样。

我爸摇摇欲坠,整个人都站不稳了,我也快要傻掉了,二叔这是要变成猪妖了吗。

3

二叔的状况把我们都吓到了,再听一遍,二叔还是说不出话来,只要发声就是跟猪拱食一样的声音。

二婶已经被吓到快说不出来话来了,看到我们到来,更是只知道一个劲的哭,根本拿不出办法来。

打字,我想到了一个办法,连忙拿出手机,打开短信,然后递给二叔,让他打字。

猪肉有问题,这是二叔打的第一句话。

我和我爸对视一眼,我们也认为是这个问题,因为我们都没吃那个猪肉,只有二叔吃了,所以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

“救我”随后,二叔又打了两个字,他也急的要命,现在有我们在这好歹是冷静了那么一点。

我和我爸都一直安慰二叔,告诉他,我们一定会救他的,安抚了很久才让他彻底的安静下来。

随后,我爸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告诉我,这事没那么简单,先让我去看看别家吃了猪肉的人有没有问题,他要去找人处理。

我看了眼时间,已经早上六点了,农村人起得早,这个点大部分人都起来了,就跑着去昨天拿了猪肉的那几家人看看,我记得昨天拿了肉的人有四家,都很好记,因为他们都是我们村里最穷的。

一连去了三家,都没发现他们吃了有问题,我基本上肯定问题不是出在猪肉那边了,要不然他们怎么没事,还有第四家,本来我是不想再跑的,但一想到二叔的状况,我又提起了脚。

第四家在村子的另一头,最远,都要穿过整个村子的,但半路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因为我路过了王老太的家里,正是因为王老太请爷爷杀了那只快要成精的猪妖所以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发生,可我爸和二叔他们都没有说王老太她怎么样了,似乎连爷爷的葬礼也没有看见她,所以我很好奇,王老太在做什么。

王老太的院子很小很臭,三分之一都是猪窝,而且已经倒塌了,我刚往猪窝看了一眼回头就看见王老太提着一个桶出来了,桶里还有热气飘起来,我偷偷的瞄了一眼,竟然是猪食。

我们这里的猪食小孩子都不会陌生,就是用池塘里的浮萍用开水烫熟,然后加一些剩菜剩饭和一些米糠,我还小就是经常做这些事情,可是王老太的猪窝都塌了,哪来的猪让她喂。

我还没想清楚这个问题,王老太已经问我来做什么了。

我告诉她,我只是来看一看,然后又问了她一句家里的老母猪怎么样了。

可没想到这句话却不知道怎么惹火了她,竟然开始对着我骂骂咧咧,还想举起喂猪的勺子来打我,幸亏我跑得快。

王老太是这个脾性是我没有想到的,所以我也没管那么多,去第四家看了看,确认他们也没事之后,我就跑回了家里。

刚回家时,二婶正在给二叔喂粥,看来二叔已经冷静下来了。

“爸,我去看过了,昨天那四家都没事,看来不是猪肉的问题”我对我爸说道。

我爸皱着眉头,说他知道了,他已经联系到师父了,等下吃完饭就送二叔去看。

“哦,我到时候也去看看吧,对了,我刚刚去看了一下王老太,她好凶,我只是随便问问,她就要拿喂猪的勺子打我”我随口回答道,我也很想跟着去看看。

可是我刚说完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了,一抬头,我爸我妈,二叔二婶都带着惊吓的眼神看着我。

“啪嗒”我妈的手一软,碗筷掉在了桌上,然后抓着我的手开始哭起来了,还一直对我爸哭嚷着要搬家,这里不能住了,弄得我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了。

“阳子,你真的在刚才看见王老太?”我爸用非常严厉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告诉他们是的啊。

可这一说,我妈哭得更凶了。

我爸叹口气,说了一声冤孽,就不在说话了,开始埋头吃饭。

我感觉到了不对劲,一个劲问我妈怎么回事,问了很久,我妈才告诉我,王老太早就死了,爷爷那天帮她杀那只成精的老母猪时,突然被猪撞了一下,那王老太赶紧过去看,可没想到猪窝压了下来,把她给压住了,最后是被那只老母猪给咬死的,血肉模糊。死状非常的惨烈。

听了这话,我整个人都傻了,王老太死了,开什么玩笑,十几分钟前我才差点被她追着打,那我看到的是什么,是鬼吗。

我有些不依不饶的问着这个问题,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明明看见的是一个活人,可是我也想不通我爸妈她们为什么要说王老太死了,最后我决定再去王老太的家里看看。

可我爸却一摔碗筷,不准我去,然后去院子里把家里的面包车开出来,然后让我们上车,要去我爸找到的那师父求救去了。

二婶扶着二叔上了车,我也要去,一开始我妈不准,但我爸准了,因为他说了一句,要是不让我去,我肯定会再去王老太家里看的。

我们村的地理位置不太好,在山里,到镇里都有二十里山路,其中有几段路还挺险的,一边是悬崖,一边却是峭壁。路也不算大,只是两车道而已,所以要是堵路的话只需要几块大石头就行了,但是我们没想到,今天我们遇见的堵路情况会是这样的。

因为我们被一群猪堵住了,不是家猪,而是一群带着獠牙的野猪,总共十几只就在路边晃荡,连人都不怕。

而看到那些野猪,二叔那边又发作起来了,不断的发出猪嚎声,也没多少理智了,竟然要冲下车去,我和二婶俩个人都快拉不住了,最后还是我爸快速的倒车,远离了那群野猪才让二叔停下来。

二叔的异变和拦路的野猪,让我们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冲着我们来的。

我爸的眉头拧得都快打结了,现在的状况任谁想了都得发憷,我们没有直接崩溃已经算是胆子很大了。

我爸又打电话给了他联系的师傅,把事情告诉了他,问他要怎么办。

电话那头的师傅听了之后沉默了很久,才对我爸说,他处理不了这件事,还说我们被诅咒了,诅咒的事情不完,这件事就不算完。

听完这话,我们的心都凉了,这是说二叔死定了吗,二婶更是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二叔则是激动得不断嚎叫。

我爸也是红着眼睛,一直求那师傅,告诉他,只要肯帮忙,花多少钱都行,倾家荡产也无所谓。

可那师傅还是没有答应下来,他只告诉我们,他的能力不足以处理这件事,但是他答应帮忙找人处理,说他有个师叔,要是能联系得到应该可以搞定,于是我爸又千恩万谢的说了一通好话。

挂了电话,我爸调转方向,又把面包车开回了村里,为了防止村里人产生恐慌,我爸要求我们严禁对外说二叔的事情,爷爷的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要是二叔的事情再曝光,我们家都不要想在村里呆了,毕竟农村对于这种事情就是这么相信的。

回到家里后,二叔很快就睡着了,侧趴着谁的,呼噜打得天响,跟猪越来越像了,二婶怕得都不敢跟二叔睡同个房间了。

我爸让我回去休息,现在他把希望都交给那个师傅了,要等他找来他师叔。

这种想法对于我来说简直难以接受,为什么要把全家人的性命都交给别人,我们就不能想想办法吗,可这个想法却被我爸训斥了一顿,他说我们都是普通人,怎么和那些东西斗。

我气不过,想和他理论,却又觉得很没意思,都到了这个程度了,再说这些还有用吗,还不如真正冷静下来理理头绪。

比如那师傅说我们受到了诅咒,可那是谁的诅咒呢,爷爷的,还是那猪妖的,或者是那王老太的,这个问题不搞清楚谁来了也没辙。

可是这些问题我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多想一会儿我就觉得很困,就趴在房间里的桌子上睡着了。

“小阳”睡了不知道多久,我突然听到有人叫了我一声,我立马惊醒了过来,因为我听出来了,那声音是爷爷的声音。

可是我向四周看了看,却并没有发现爷爷的身影,一抬手,我顿时愣住了,因为我手上抓着一把刀。

4

又是突然出现的杀猪刀让我非常的惊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出现在我手里,尤其是那句爷爷叫我的声音,我是不会听错的,难道是爷爷给我的刀?如果是这样,背后又有什么意思呢。

想了一会儿,我还想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意思,但我已经肯定,这把刀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我决定随身带着,用旧报纸缠着,然后用胶袋绑好,做了一个简易的刀鞘。

然后我去找我爸,问问他这把刀是怎么来的,为什么爷爷没有做记号,平时也没见他用过。

见到我爸时,他正在和二叔聊天,一个说话,一个用手机打字,我把刀一拿出来,二叔突然就惊吓起来,开始不受控制的乱吼乱叫,想要逃出房间,看着我的目光更是十分的惊恐。

我意识到这是不是刀的问题,毕竟是杀猪刀,现在快变成猪的二叔肯定怕这杀猪刀,把刀一收起来,果然,二叔就慢慢的冷静下来了。

这个结果实在是让人出乎意料,我爸连忙去问二叔为什么会这样,二叔也说不明白,只说是感觉很害怕,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一样,想要逃走。

所以我又趁机问了我爸,知不知道这刀什么来头,为什么爷爷三番两次的要送给我。

我爸在我一再的追问之下终于透露了实情,告诉我,这刀他也不太懂,是因为这是他外公送给爷爷的,我爸的外公就是我的外祖。

“我外公当时是个风水先生,很有名的,后来,爹和娘自由恋爱,他一开始是不同意的,因为他说爹是个杀猪的,杀生太多,对子孙后代不好,福报不好,可后来不知道又怎么同意了,这把刀,是外公送给娘的嫁妆,爹平时就供着,从来没有用来杀过猪”我爸这样说的。

“不对,不对,既然从来都不用来杀猪,那为什么那天要用这把刀去杀王老太的那只老母猪”我立马提出了疑问。

可是我爸也说不出来,因为他没有做杀猪这个行业,所以平时也不知道爷爷在做什么,出事那天他根本没在家。

说来说去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所以我又让我爸说说外祖的事情,既然他是风水先生,那么总得有什么传人之类的留下来吧,找他们说不定有用呢。

可是我爸却告诉我,外祖家根本没有传人留下,因为当时是文,革,外祖被迫害致死,所以家人也早早的远离了这行,早年倒是有几个徒弟,但也早就没了消息,不知道在哪。

倒是外祖的故事,我爸说了挺多的,因为外祖就是一个传奇,据说他当年号称铁口神算,算命看风水非常的神奇,当年在这百八十里内都是赫赫有名,甚至有人从几百公里外赶来。

我爸说起的故事很多连二叔都没有听过,因为他根本没见过外祖,所以听起来也是非常的惊奇,不止一次的说,要是外祖还在,他肯定立马得救,哪里能沦落到这个地步。

这话一说起来,时间就很快过了,立马就到了晚上了,这时候,我爸联系的那个师傅传来了好消息,他已经联系上了他师叔,并且答应过来了,现在已经在连夜赶路了,到了明天早上差不多就能到,让我们到时候安排人接待一下。

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惊喜起来,因为二叔有救了,只要有人肯来,那总比我们在这瞎猜的好。

熬到半夜,我们觉得十分的疲惫,就决定轮流去睡觉,但是必须一个人看着二叔,免得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轮到我去睡觉时,果不其然,爷爷又出现了,又叫了我的名字。

“爷爷,你有什么事情一次性告诉我好吗,二叔出事了,我没时间睡觉等你来了”爷爷一叫我,我就忍不住说了,这一次次的算怎么回事嘛,有什么话直接告诉我啊。

可爷爷只是指着我的手说,刀,刀给你,不要给别人。

我看了眼手上拿着的刀,也不太意外了,这刀自己都会跑到我身边,走到梦里来算什么。

爷爷说完之后就不见了,然后我从梦中惊醒过来,一看时间竟然是早上十点多了,都过了那么久了,我连忙下楼去看,而楼下客厅里也多了两个人出来。

两个人都穿着居士服一样的服装,一个四十多岁,一个五十多岁的样子,但老的那个却对年轻的那个十分的恭敬。

然后我爸介绍了我,也介绍了两个师傅,五十多岁那个是我爸联系到的那个王师傅,而四十多岁的则是王师傅的师叔,陈大师。

“你们的事情我已经基本了解了,就是一些冤孽而已,可以化解的,不急,我听说你爷爷出殡的时候棺材里留了一把刀下来,能让我看看吗”陈大师对我说道。

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了一声,这也太巧了吧,刚梦到爷爷让我不要把刀给别人,可是这陈大师一来什么都不干,却要先看我的刀,这里面要是没有问题,谁相信啊。

但我还是把刀给了陈大师看,因为救二叔的命更重要。

陈大师接过刀,仔细的看了看,满脸的欣喜都掩盖不住,然后给了王师傅一个眼神,王师傅就说了,要化解这件事,可是有难度的,这费用可不低,所以如果可以的话,那就用这把刀来当酬劳。

我爸和二叔虽然奇怪,但也爽快的答应了,毕竟救人和一把刀相比谁都分得清楚,而且这把刀的邪性他们都知道,他们还不敢留下呢,至于我,虽然不答应,但是我的话却没人听,因为在他们眼里,我始终还是小孩子。

得了我爸和二叔的保证,那陈先生非常的高兴,也提了一句,这刀放在我们这边是祸害,只有在他手上才是宝贝,说完之后就开始做起事来了。

陈先生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祭奠一下王老太,他告诉我们,王老太被猪窝压着,又被自家的猪咬死,实在是太冤了一点,所以魂魄不愿去地府投胎,每天都重复生前的事情,久而久之就会怨气丛生,要是不处理,以后会怨气越来越重,危害到我们。

所以陈大师又让我们带着他去了王老太的院子,在院子里点了一个火把,然后又用蜡烛隔着十米一根,一直点到了村口,他又在院子里挥舞着桃木剑,舞了有大半个小时,然后他就说弄好了。

处理完王老太的事情之后,接下来就是那头猪的事情了,而这也是最棘手的问题。

按照陈大师的说法,那头老母猪养了十几年,不知道怎么的就开了神智,要成精了,可是王老太每年都给喂给它吃自己的猪崽,所以怨气丛生,非常的痛恨人类,咬死王老太是复仇,而害死我爷爷则是意外,但是二叔杀了它,还吃了它的肉就有点过分了,所以诅咒二叔也要变成猪,而要治好二叔就要安抚那猪妖,安抚不了才能灭了他的神魂。

安抚猪妖,这次的事情弄得更加的隆重,因为陈大师弄了一个盛大的法事,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

陈大师让我们在村里的谷场上搭了一个木台子,然后还摆上香烛水果那些东西,他和王师傅两人在上面又跳又唱的,弄得很神秘,但是我爸他们却是非常的信服。

后来陈大师又让二叔给那只猪妖下跪道歉,可这样那猪妖还是不依不饶,最后陈大师发怒,用桃木剑在二叔身上刺了很多下,又烧了一碗符水让二叔喝下。

二叔一喝完,就捂着喉咙嚎叫起来,然后开始往外吐血,粘稠粘稠的跟猪血一模一样,但奇怪的是吐完了,二叔竟然能说话了,再也不是发出猪叫一样的声音了,这让二叔非常的高兴,差点就要跪在那陈大师身上了。

而陈大师这一举也彻底在我们村里打响了名头,蜂拥而来的村民不断的发出邀请,让陈大师和王师傅算命看风水之类的,一直忙活到半夜。

所以今晚他们又是睡在我们家的,我跟我爸提过那刀的事情,问他能不能赎回来,花钱买也好啊,可是我爸他们都不肯。

气得我早早的去睡觉了,今晚倒是没有再梦见爷爷了,可是我们全家人却被一阵惨叫给吵醒了,我们沿着声音冲出去一看,竟然看到王师傅的胸口插着一把刀,就倒在楼梯口,陈大师看了只是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着,因为那把刀正是那边杀猪刀。

我胆子大一点,过去摸了一下王师傅的脉搏,已经停了,完全没有心跳了,我看着那陈大师,问他怎么办,其实也是要他拿出一个解释来。

5

第五章刀又不见了

陈大师有些惊疑不定,最后还是自己下场去检查了一下王师傅的尸体,最后起身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根烟,然后说,这是王师傅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

陈大师的话让我们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看那刀口的样子,应该不是意外吧。

看到我们怀疑的眼神,陈大师只好继续解释“你们看王师傅的姿势,这可不是他杀,而是自杀”

这一听,我们又更加的不解了,王师傅自杀也不至于到我们家来自杀吧,这里面的问题没说清楚啊。

“你的意思是这刀?”但是我也猜到了陈大师的一点意思,连忙问上一句。

陈大师点点头,然后又重新跟我解释了一遍,他说这把刀邪性很大,有些人拿着没事,但是对有些人来说却是致命的东西,而王师傅也是财迷心窍,趁着他睡觉偷了这把刀,但却没想到最终被刀给害死了。

“既然这把刀这么危险,那么你为什么会这么想要”我问出了自己心里一直疑惑的东西,他明明这么想要这把刀,要是这么危险,谁会要啊,不会是来骗我们吧。

“这个很好解释,就像是一把刀,把刀给职业军人,那么他就是一把杀敌利器,让敌人闻风丧胆,但要是把刀给三岁小孩玩,说不定就会伤到他自己了,所以这把刀,在你们这里是祸害,但在我这就是好东西了,哎,只可以了我师侄了,修为不到家,控制不住啊”陈大师解释道。

陈大师的话让我们明白了,但我还是有很多疑问,修为不到家就会死,可我们也没事啊,为什么我爷爷会把刀给我,我可不信我爷爷会想害我。

“陈大师,你一直说刀说刀的,那么到底这把刀是什么来历啊,为什么这么邪门”我挑了个最想知道的问题,去问陈大师,现在一切的关键都是这把刀,但是这把刀什么来历我们都不知道,太坑了。

我的问题让我爸和二叔也为之侧目,他们也很想知道这把刀是什么来历,我爸还补充了一些话,告诉陈大师,这把刀,我爷爷一直带在身上,但是从来不用来杀猪,非常的奇怪,但是什么来历的问题,爷爷也从来没有说过。

说到杀猪刀的来历,陈大师问我知不知道厨师的祖师爷是谁。

我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杀猪匠的祖师爷是张飞,因为这是爷爷从小就告诉过我的。

然后陈大师告诉我说,厨师的祖师爷叫做易牙,易牙是春秋时期齐国的人,因为擅长做饭而受到了齐国齐恒公夫人卫共姬的宠幸,而且他还是历史上第一个开私人饭馆的人,所以他被称之为厨师的祖师,同时,他也算是一个政治家,但是他的政治却做得不算很好,所以又一个典故和他有关,那就是易牙烹子。

易牙烹子,这句话我是听懂了,连儿子都能杀的人,这家伙够狠的啊。

陈大师继续给我们讲解,说,易牙因为擅于做菜而被齐恒公看中,有一天齐恒公开玩笑的对易牙说,他吃腻了山珍海味,然后听说人肉非常的美味,问易牙知不知道,会不会做人肉,然后易牙回去之后就把他儿子杀了,做成肉糜,献给齐恒公。

“陈大师,你不会告诉我,这刀和易牙烹子的故事有关吧,是他杀儿子的那把刀?”我听完之后惊叫起来,特么的不会这么巧合吧,可是两千多年了,有可能吗,这刀可是看起来亮亮的,一点生锈的痕迹都没有。

“不急,你先听我说完,易牙烹子之后更加的被齐恒公看中,后来齐恒公没有听宰相管仲的话,在管仲死后重用了易牙,但是易牙却在齐恒公晚年的时候性情大变,竟然堵住了宫殿大门,把齐恒公饿死在宫殿里,后来政治上失意之后易牙才最终不是所踪,但是很多人都认为是易牙之子死不瞑目,怨气太大,附于这刀里,最终影响到了易牙,所以这把刀才会成为邪刀。”陈大师又解释道。

“就算是这把刀是当年易牙杀儿子时用的刀,但是这刀怎么会到我外祖手里,而且我外祖又为什么要送给我爷爷呢,这不是要害死我爷爷吗”我又立即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来了。

这点陈大师也解释不清楚,这刀是怎么流传下来的,又是怎么样出现在我外祖手上的,谁也说不清楚,包括我爸,这刀是奶奶的嫁妆的事情还是他小时候听来的,爷爷奶奶从来不说,所以这就又成了一个谜团了。

不过陈大师也说了,当年外祖的大名他也听他的师傅说过,所以外祖肯定不会害爷爷的,把刀送给他应该是好事,现在为什么又是那么的邪性,肯定是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清楚了这些问题,接下来就是要讨论王师傅的后事了,人死了总得有个交代吧,而且我们也不能毁尸灭迹,王师傅来我们村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到时候他家人找来了肯定瞒不住,所以报警是必须要的,陈大师也同意了。

但是陈大师也说了,这件事是王师傅自己找死,我们都不能惹上麻烦,可也不能对警察说他是被刀害死的吧,所以得统一口径说是意外,剩下的则由他来负责,他认识不少人,可以摆平这件事。

陈大师这样说,我们都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死人这种事情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一点,大家都心惊胆颤的,现在陈大师说他可以摆平,那就最好了。

于是我们打电话报警了,天还没亮,十几公里外的镇里的派出所就派人出发了,让我们守在村里,最好让村长什么的保持一下现场。

当然,我们没听他们的,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我们在村里还不知道会遭受什么样的非议呢,现在去敲村长的门,那不是自己要搞事吗。

而陈大师也去打电话了,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听口音都是什么长什么长的,打了很久的电话,最后告诉我们,事情摆平了。

陈大师的人脉我们暂时没有怀疑,因为我们都知道,现在的社会越是有钱有势的人就越相信这些东西,所以做他们这行的,认识什么达官显贵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弄点关系摆平一些事情,那些人都非常的乐意帮忙。

果不其然,一个多小时后,镇里的派出所来人了,但是他们对我们十分的客气,一点都不把我们当成杀人犯看待,只是简单的做了一些笔录,然后等县里来人。

等到中午,县里的法医刑警都来了之后,村里就热闹起来了,但是谁都看得出来,我们家并不需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

法医检查,刑警判断,最后得出结论,王师傅死于意外,我们无需负刑事责任。

这个结论一出来,我们全家人才是真正松了气,终于搞定了。

但是刑警们走的时候突然问我们,凶器去哪里了。

这话把我们问得直愣,凶器,不就是那把杀猪刀吗,难道不见了?

然后所有人又一起动手,把我家都翻了好几遍了,可就是死活找不到那把刀。

找不到凶器,刑警们也没辙,该撤的继续撤,只是让我们找到之后再给他们,但我们却是倒吸冷气,这刀,到底去哪了?

刀又不见了,陈大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根本就搞不清状况。

当王师傅的尸体被刑警们带走之后,村里到处都是我们家的流言蜚语,有的说我们家风水不好,撞了邪的,也有说我爷爷因为是杀猪匠,杀猪太多得到报应的,还有说我们家是被人诅咒的,特么的说什么得有。

这让我爸妈和二叔他们的脸色非常的难看,甚至都想冲出去好他们大吵一架,可是他们还是忍住了,因为我们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没做。

那就是爷爷的头七要到了,在我们这里的习俗里,头七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而这几天事情不断发生,头七,也许并不会那么平静,所以我们又极力把陈大师也留了下来。

6

第六章头七回魂夜

头七,也叫做回魂夜,这个名字让人记忆最深的就是周星驰的那边电影《回魂夜》了,惊悚和喜剧完美结合让所有人都记忆深刻,但在农村来说,头七也一点都不陌生。

因为传说中丧者会在死后的第七天回家看一看,所以家人都会为其准备一碗饭,然后在门口点上蜡烛,为其照明,蜡烛旁边会撒一些草木灰,而人则要远远的避开,就算是睡不着也要躲在被窝里,据说是为了防止去世的看见亲人,如果看见了去世的人就会因为怀念亲人而影响投胎,第二天,当人们去扫那些草木灰时经常会发现有脚印存在。

这种东西说不明白,但是我们这里的人却坚信去世的人都会在这天回来一趟,所以都非常的重视,我们自然也是一样,要不然也不会留下陈大师了,自然,我们更担心的是今天会出什么事情,毕竟,那把刀又不见了,它还不知道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不过我们多少有点底气,那就是陈大师还在我们家,陈大师绝不是那些江湖骗子可比的,这点我们十分坚信,看他治好了二叔就知道了,有他在,我们放心。

头七这天,我们一直熬到晚上,大家吃过晚饭之后就开始头七的事宜,东西是白天就准备好了的,供果香烛草木灰全都准备好了。

蜡烛从院子门口一直点到家里的客厅和爷爷以前睡的房间,草木灰也扑到了门口,米饭和瓜果供品也都准备齐全,做好这些事情之后我们就全都各自回到了房间。

昨天熬了一夜,今晚也还得继续熬着,所有人都非常的累,但谁也没有睡觉,就在那么干熬着。

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家里突然有了点动静来,一阵冷风吹了进来,沙沙的响,就像是鞋子在地上摩擦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环境里非常的明显,也让我们清楚的听到了。

一想到爷爷有可能就在门口,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自从爷爷死后,家里发生了太多的诡异事情,所有人都有些六神无主的感觉,包括了我爸和二叔,家里总是觉得缺少一个主心骨来掌舵,所以这让我有些怀念起爷爷来,爷爷生前可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就算是二叔和我爸也不敢忤逆他的意思,有爷爷在好像家里就有了主心骨,我们也多了一份安全感。

想到了和爷爷以前的种种回忆,让我感觉心里很难受,毕竟我是跟着爷爷长大了,从小他就带着我去杀猪卖猪肉,也最为疼我,直到后来去县城读书以后才慢慢的减少见面。

“小阳”突然间,爷爷的声音再次出现,我直接翻身坐了起来,激动的喊了一声爷爷。

可等看清楚爷爷的面孔之后我又忍不住惊呼,因为爷爷还是那副痛苦的脸色,可他肚子上明明已经没有那把刀了。

“小阳,爷爷最后来看一你一次了,你要看好刀,不要把那把刀丢了知道吗”爷爷对我说道。

“刀,爷爷,刀不见了,怎么办啊”我急忙说道,现在这个状况谁都在关心那把刀,可是爷爷说的却和我们想的不一样,看好刀,不是应该把刀丢了才对吗,毕竟那把刀那么的邪性,都害死了王师傅。

可爷爷听了我话只是摇头,然后一直重复让我看好刀。

我一直问爷爷刀是怎么回事,怎么又不见了,刀去哪里了,可爷爷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都不回答我,然后一分钟不到,家里的楼梯突然传来脚步声,就是那种很重的靴子踩在地上的那种声音,沉闷沉闷的,而且脚步杂乱,好像是很多人一样,那些脚步声让爷爷脸色大变。

“他们来了,爷爷要走了,小阳,看好刀,相信刀”爷爷听到这声响之后脸色大变,对我叫了一句之后,立马消失不见了,然后爷爷一走,家里的那些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好像又有很多人下楼了一样。

这个动静不止我一个人听见了,我爸,二叔,陈大师所有人都听见了,所以这时候也没有去管那什么规矩了,都冲出来看了。

家里的灯全部打开,家里的东西都好好的,没有任何影响,可是走到门口时,我们却大吃一惊,因为草木灰上的脚印非常的多,起码有七八双脚印,这让我们全都惊悚起来,难道有东西跟着爷爷回来了?那就他们走光了吗,还有没有留在家里的。

“你们放心,家里现在很干净,什么都没有”陈大师立马说道,我们这才稍稍放下一点心来,然后又问陈大师这是怎么回事,从来没听说头七回家会有那么多脚印的,还有刚才的声音。

陈大师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楚,只是说这可能是什么特殊情况,反正他也没有遇见过。

但是他随后又问我们,刚刚谁见过老爷子,也就是我爷爷,我爸他们都摇头,我也跟着摇头,因为我现在有点不信任陈大师了,我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目的似的,而且昨天来了之后他故意露了很多事情,比如爷爷的事情,那风水先生惊呼死人哭的话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今天白天也告诉他了,可是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是故意漏了这件事情的。

陈大师问不到消息,没表现出特别的表情来,只是说要找刀,找到了他要带走这是他的报酬,找不到刀的话,他也要走,因为在别的地方还有人等着他去做事呢,不能一直等在这里。

陈大师要走,这可急坏了爸妈和二叔他们,他们又是一阵哀求,还许诺了很多好处,可是陈大师要走的意愿却十分的强烈,怎么劝都不行,只是说到了明天下午就必须要走。

我爸他们劝不下来,也不能压着陈大师,只好同意了,然后问他要是刀找不到了怎么办,那把刀邪性那么大,家里现在都不安全了,陈大师给的意见是搬家。

这个提议让二叔同意了,因为他就在城里工作,也买了房子,走人的话他是非常同意的,现在他看见猪肉,看见这村里的家就有点发憷,要不是事情还没解决,他早就跑了。

可是我爸却不太同意,一来是经济问题,以我们现在的家底,就是把全家的东西变卖了也只够再城里付个首付,可是接下来连生计都会成问题,毕竟城里可没地让我爸妈种,而我还在读大学,也还需要钱,二来是感情的问题,我们家祖祖辈辈都在这个小山村里生活,祖坟宗祠全都在这,我们这走了算什么,我爸他们心里过意不去。

陈大师给我们家留了一个大难题,商量了半宿也没商量个头绪来,二叔他们的观点是以性命为主,我爸是故土难离,而我则是觉得,我们为什么要怕,既然有问题想办法解决就行,陈大师不行,可以找张大师李大师嘛,总有人能解决的,躲算怎么回事呢,可惜我的话依旧是没有人相信。

第二天,我们全家人又把整个家里给翻了一遍,甚至连爷爷以前住的房间都翻遍了,可是依旧没有找到那把刀,所以到了下午的时候,陈大师走了,是有人开车特意来接的,临走时,我爸塞了一个厚厚的红包给他,因为说好给他那把刀的,可是刀不见了,而二叔也确实是他治好的。

陈大师走了,我也要走了,因为我请假的时间早就过了,甚至已经旷课一天了,学校里,辅导员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给我了,一直催问我要不要回学校的,再不回去,期末就得挂科了,所以我也不敢多留,跟爸妈说了情况之后就收拾东西就要走,以前都是我爸开面包车送我的,但这次我让他在家休息,这两天大家都几乎没睡,精神都不好,还是去坐别的车比较好。

转了车,我到了县城买了回学校的动车票,可是在安检的时候我却被拦下来了,因为安检人员在我的包里发现了一把刀,杀猪刀。

当我看到那把刀的时候我都快傻了,一家人把整个家都翻遍了都没找到,怎么可能会在我的包里,而且我的包我自己起码检查了三四遍,可事实就是这样,刀就在我包里,最近几天的事情都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因为谁也解释不了。

有刀在包里,动车我是坐不上了,而我也想起了爷爷对我说的话,让我保护好刀,我现在突然意识到,难道爷爷是知道陈大师也想要这把刀吗,但现在家里面临的问题是因为找不到刀而要搬家的事情,所以我立马又赶回了家里。

而我不知道的是,在一百多公里外的某个高速路休息区里,陈大师打开了自己的包,看着那破口的一个洞,脸色阴沉得吓人。

7

第七章外祖的后人

看到我拿着那把杀猪刀回家,我爸妈和二叔他们都惊呆了,连忙问我怎么回事,然后我就把事情告诉了他们,说这把刀是自己出现在我包里的。

然后我爸要打电话给陈大师,告诉他刀找到了,要把刀给他。

但我阻止了我爸,我告诉他们,这把刀不能给陈大师。

我爸问我为什么。

我又把爷爷在昨天晚上跟我说的话告诉了他们。

结果是我爸非常的不高兴,因为之前陈大师问我们的时候,我回答的是没有见过爷爷。

但是我听了我爸的训斥,我更加的不高兴,直接和他们理论,为什么他们宁愿相信陈大师那个外人都不相信爷爷,反正我是肯定相信爷爷的,他一定不会害我的,他让我看好刀,肯定有原因的,现在要把这把刀给那陈大师,我心里非常不愿意。

可我话又惹恼了我爸,为此我们又吵了起来,最终还是以我妈的爆发结束的,这几天弄得人心慌慌,二叔的遭遇,王师傅的死亡,让我妈吓得够呛,更是整晚整晚的睡不着觉,整个人都憔悴下来,现在我们又还在吵,所以我妈爆发了,指着我和我爸大骂,是不是不闹得家里再死人不甘心,这样我们才在我妈的哭诉下停止了吵架。

二叔给我提了一个意见,问我把这把刀丢了怎么办,我回复的是,这把刀不见了都会三番两次的回到我手里,这确定能丢的掉?

于是我家又陷入了另一个难题之中,到底要拿这刀怎么办,我爸是要送给陈大师,二叔说要丢掉,而我则坚持留下来,而且我这次的意见尤其的坚决,之前他们都拿我当成小孩,什么都不告诉我,不相信我,这已经让我十分的恼火了,所以这次我坚决不能再听他们的了。

这个问题我们扯皮了老半天,但都没扯出一个所以然来,也只好就这样继续僵持了,但是在下午的时候,我爸却接到了一个很意外的电话。

因为这是一个跨国电话,电话那头自称是我爸的舅舅,他们听到了爷爷去世的消息,所以特意从国外赶回来,现在已经在半路上了。

挂了电话,我有些懵,问我爸怎么回事,他怎么多出一个舅舅出来,而且现在才赶回来,爷爷都早就出殡了。

“这个我也是不知道了,当年外公四子一女,人丁繁茂,后来文.革的时候,外公遭到迫害,我那几个舅舅也是一样,甚至连孙子辈的都也没有逃过,因为外公家可是祖传的风水术,我那些舅舅一个个被批斗,判刑,还有被送到农场劳教的,后来噩耗一个个传来,到了改革开放,外公家好像还剩下一个儿子,带着剩下的孤儿寡母下海经商,然后就一去不回了,有人说他们发了大财移民国外了,也有人说是死绝了,所以你爷爷去世的时候,我根本联系不到他们,只是让人带了话,可是没有消息回来,我以为找不到他们了”我爸解释道。

长辈去世,自然要通知亲友,而这次因为爷爷去世的原因不是很光荣,所以朋友很多都没通知,但是重要的亲戚肯定是要通知的,而奶奶娘家那边也肯定是要通知到位的,只是因为那些原因,所以他们没来得及而已。

我对这些老一辈的事情都挺感兴趣的,所以又追着我爸问当年那些事情是怎么样的,我爸也没继续瞒下去的意思了,因为很多事情不说后人就真的不知道了,连年纪比较小的二叔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因为当年他都没出生。

我爸告诉我,当年文.革比现在流传的更加混乱,尤其是那些风水先生之类的,是最先被打倒的,那时候连寺庙道观都拆了个干净,所以外祖一家是遭了劫祸了,而且外祖因为名声太盛的原因,得罪了很多人,被人落井下石,很多年前的事情都被人挖出来,说外祖心怀不轨,给直接破害死了,几个年轻气盛的儿子也是一样,只剩下一个小儿子以及几个还很小的孙子了,所以他们心里其实都非常痛恨政府的,一有机会就跑了。

我爸的话让我有些咂舌,没想到外祖的后人竟然还是反.政.府的啊,不过仔细想想也是,一个家族都被这样迫害死了,心里没恨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后来有所谓的平反也没什么用,因为当年的平反也只是把罪责免掉了而已,失去的家财拿不回来,死了的人连凶手都找不到,要我,我也得恨。

到了傍晚的时候,外祖的后人到了,那是外祖的小儿子,也就是我爸和二叔的小舅舅,而我则得叫舅公,这辈分差得实在是有些远。

不过还好,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了个跟我同个辈分的孙子,叫做孙咏的,也是跟我差不多大,长得很是帅气,但是表情很高冷,跟在舅公身后一句话不说。

舅公一行人也不止他们爷孙俩,他们还带了十几个人来,有司机,有保镖,竟然还有保姆,豪车五六辆,其牛逼程度让我们开了眼界了,这绝对比县长的派头大。

所以到了我们家,他们的人我们都安排不下来,哪有那么多房间啊,即使农村的房子大,但是也安排不下他们这么多人,最后还是舅公老爷子一挥手,挤,挤不下的打地铺,哪有这么讲究。

简单的问候之后大家坐下来聊天,舅公问了我们家这几十年的情况,我爸一一回答了上来,只是当舅公听到我爷爷当了一辈子的杀猪匠时有些意外,还说当年他爹都是劝爷爷不要再做这行的,因为杀猪杀生太大,爷爷的命格不适合这行。

说完我们家,舅公也说起了他们的遭遇,原来他们当年因为心中有恨,即使平反之后也处处遭到刁难,还好后来改革开放,他们就破釜沉舟的南下打工,也是吃足了苦头,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经过一番奋斗,终于让外商老板赏识,最终通过关系去了国外,然后在那安顿下来,这些年也发展良好,后辈子侄都很争气,现在已经在国外立足。

只是因为大陆始终是他们的伤心之地,所以很多年来他们从来都没有回来,也就这几年,舅公老了,才有点想家乡了,让人有打听一点消息,然而刚好这次爷爷去世,我爸也托人到处有打听他们的消息,这么一重合,才让他们打听到的。

说完了各家的境遇,又不得不说起爷爷的事情了,据说这个小舅公当年跟奶奶的关系最好,所以同样的也跟爷爷的关系不错,所以才会不远万里来这一趟,自然得问起爷爷的事情来了,然后又不得不说起了爷爷的死因。

这点我们是不会瞒着的,一来是自己人,二来我们也存了心思,想问问舅公,他知不知道这刀是怎么回事。

听完爷爷的死因和这几天发生的怪事,舅公久久不语,眉头紧锁,而他那孙子叫孙咏的却眼睛一亮,好像是小孩子看见了喜爱的玩具那样的欢喜,主动的问了我们很多细节。

“爷爷,那把刀,是不是就是你常说的那把刀”孙咏小声的问了一句,但是舅公却冷眼一扫,让那孙咏闭上了嘴巴。

“舅公,你知道那边刀是怎么回事吗”我连忙趁机问道,听那孙咏的意思,这舅公是肯定知道点什么啊。

“多少知道一点,那时候我虽然还小,但也已经记事了”舅公回答道。

“那怎么回事,你说说啊,我们家现在因为这把刀已经鸡飞狗跳了,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被折腾死了”我连忙说道。

“先不急,以后我慢慢会告诉你们的,现在先让我看看那把刀”舅公回答道。

于是我拿出了那把刀,递给舅公,舅公特地带上了老花镜,仔细看了个遍,但是表情却是如一,根本就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倒是他那孙子孙咏,在舅公看完刀之后迫不及待的拿了过去,把玩了一下,最后竟然弹指在刀身上弹了一下。

“叮”刀身发出清脆的声音,但我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心悸的感觉,好像心脏被人捶了一拳,非常的难受,我抬头一看,发现不止我一个人这样,大家都是一样,而那孙咏最惨,手上的刀已经掉了,人躺在沙发上,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个不停。

“胡闹,你这是想找死吗”舅公最快反应过来,扶起孙咏喂他喝了口热水,然后大骂他。

我们连问这是怎么回事,舅公却回答得很模糊,说是小孩子在胡闹,而那孙咏却表现得有些羞愧的样子。

话说到这里就没什么好聊的了,再说舅公他们也一路舟车劳顿,非常的辛苦,也就让他们去休息了,第二天,他们还得去爷爷的墓里上香,于是大家就此散去。

8

第八章风水有问题

第二天一早,我就起床了,一下楼,发现家里多了很多人才想起来,舅公他们一行人在家呢,这让我有些不适应,就是前几天办爷爷丧事的时候家里也没那么多人在。

“妈,怎么了”我看见我妈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厨房门口时,我不由得问道。

然后我妈告诉我,舅公带来的人里竟然还有厨师,舅公因为身体的原因需要养生,所以极少吃外面的东西,所以做饭也是得由他们做的,这让我妈觉得非常的不好意思,当然,这其中也还有一些讥讽。

因为我们家是农村的,电磁炉这些家用电器虽然有,但不是什么高档货,而且灶台也有,厨房卫生自然也比不上他们家的,所以是嫌弃这嫌弃那的。

这些话让我也非常的愤怒,尼玛,这是要反客为主吗,什么意思啊,我想找他们理论一下,嫌弃看不起就滚蛋好了,谁还能高贵得谁啊,往上数个五六代,大家都是泥腿子。

但我妈拉住了我,她不让我去,还没等我说服我妈,舅公和他孙子从外面回来了,看样子是晨练去了,所以我也就没机会去骂骂那些人了。

其后是吃早餐,早餐还是很丰盛的,而且是大厨制作,色香味俱全,我们吃了一口就赞不绝口,然后就低头吃吃吃,好像一点风度都没有,然后我还看见了那孙咏略带嘲讽的目光,他倒是斯斯文文的在吃饭,看起来十分的有规矩,让人感觉他就像是那些欧洲的贵族一般。

吃完饭,就该去拜祭爷爷了,去爷爷的墓地上香,于是我们这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往山上走去,这让村里的人有些傻眼了,根本看不懂我们家这是怎么了,一下子家里出事,鸡飞狗跳的像是要家破人亡的,一下子又来了那么多富贵亲戚。

爷爷的墓地离我们村子很近,很快就到了,然后舅公的那些人就开始忙活起来了,烧香点蜡烛,烧纸钱纸人什么的都有人在做,他们只需要接过点燃的香插在坟头就好了。

但是上完香之后,舅公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让他们的人先去山下等,然后问我们,“这坟是谁给我们选的”

舅公说话的时候,他孙子孙咏已经拿出一个罗盘来了,沿着爷爷的墓周围走了一圈。

我们一家子面面相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然后我爸告诉他们,这坟墓的位置是爷爷自己选的,这也是我们这的习俗,很多老人六十岁以后都会给自己准备棺材,俗称寿棺,而要是有条件的人甚至坟墓都会给自己准备好。

像爷爷这样活着的时候给自己指定一个地方做坟墓的事情很正常,因为风水宝地是很少的,用一块少一块,能争就争,我们这也没陵园,都是各自占一个地方的,更有甚者直接建立活人墓,把墓地墓碑什么的全都建好,只等人死之后就埋下去了。

但是舅公听了之后却直骂我爸和二叔胡闹,说爷爷不懂事他们怎么就不懂,怎么就不知道找个风水先生看看。

我爸解释说已经找过风水先生了,那风水先生也说没问题,他们才下定决心的,然后又问这的风水是不是有问题。

“问题大了去了,这个位置,看似是三阳聚顶,是极好的风水穴位,但坟墓的布局却是大错,无遮无挡的,是阳煞聚集之地,把坟设在这,不仅死人遭殃,活人也是一样受折腾,三阳聚顶,就像人在太阳底下暴晒,谁受得了,你们家这几天的事情源头应该就是这里了,不做措施,你们家还有得折腾”孙咏有些幸灾乐祸的在一旁说道。

孙咏的话让我们都同时脸色大变,我们没想到爷爷的坟墓也有问题,可是我爸都说了,这地是爷爷自己选的,难道是爷爷被人骗了,还是说爷爷是故意的,但不管怎么样,这种事情想想都是毛骨悚然,这几天我们已经够惨了,再折腾几次,命都会少掉几年。

所以我们又急问他们怎么办,到底要怎么解决,是有办法补救还是要移坟。

“解决的办法其实很简单,你们只要在这,这,这,住上一排的树就可以了,但是树不能低于一米八,越高越好,必须要在十二点,三点,五点这三个时辰挡住太阳光,树木的选择也有讲究,首选的是树种是......”孙咏又立即开始回答起来,尽情的卖弄他的学识,他好像对于风水非常的擅长。

连我爸都在问孙咏是不是要继承外祖的衣钵。

“没错,小咏有这个志向,我也非常的赞同,想当年我孙家是何等的辉煌,家传法术比任何门派都不来的差,不管是请神驱鬼还是摸骨看相或者是风水堪舆,样样都有不俗的造诣,只可惜在那场灾难之中,孙家被毁,所有传承都丢掉了,之后我们为了保命丝毫不敢沾,到了国外才知道这个决定是多么的错误,老祖宗传了几千年的东西,难道一点道理都没有,所以我们决定重新学起这门手艺来了”舅公掷地有声的回答道,神情非常的严肃。

孙咏也提了一句,在东南亚和港台地区,风水学说很受推崇,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封建迷信,连很多大人物都光明正大的支持,而且事实也证明了这些东西的神奇,所以他已经研究这些很多年了,但是那些地方的门派之见也非常严重,不是亲传弟子或者直系亲人根本学不到厉害本事,所以他们这行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寻找当年他曾爷爷的传承。

我心中暗自撇嘴,他们果然不是单纯来看我爷爷的,还有别的目的,当然,这话也不敢说,因为他们有这个志向是好事,起码他们还是能帮助我们的,就像是现在。

得到孙咏的指点之后,我爸和二叔开始张罗起在爷爷坟墓周围种树的事情来了,这几天他们实在会吓怕了,所以恨不得马上把树栽下去,立即打电话给认识的人,让他们介绍有卖树苗的人,经过了一番沟通,我爸那边很快有朋友回应,有我们需要的树,但需要我们自己去运。

我爸他们都迫不及待,一下山,就急着去运树,所以留下二叔和我们陪着舅公他们。

下了山,舅公他们暂时回到了我家,因为临近中午,我们又吃了一次他们大厨做的美食,让我心里不断感叹,这该死的资本主义,真特么的能享受,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吃完饭一时间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房间去了,主要是要给学校辅导员一个交代,他都一直催我回学校了,而且我也已经旷课两三天了,之前请假的时间早就过了,所以不说清楚以后会很惨的,而且看这样子一两天事情解决不了,所以我又要向辅导员请个长假,辅导员当然不肯,所以我得想尽办法说服他。

还有就是个人的一些人际关系要维持一下,这两天有不少朋友在问候,之前因为特别的紧张,很多消息都没回,所以现在也得处理一下。

“叩,叩”然而没多久,有人敲了我的房门,我打开一看竟然是孙咏。

“有事吗”我问他。

“如果你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那么我们还是好好的聊聊吧,我的表弟”孙咏回答道。

我脸一黑,看他那倨傲的表情我其实是很不爽的,从他昨天到了我家之后就表现出了一副高高在上,而我像是土包子一样的表情,所以即使年纪相仿,我也没想过和他亲近,现在也是一样,不过出于礼貌问题,我还是让他进了房间,问他想说什么。

“找你来,当然不是和你谈亲戚聊感情,我是来救你命的,那把刀会带给你灾难?”孙咏回答道。

灾难,我哑然失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原来这小子竟然打上了那边杀猪刀的注意。

“哦,那你倒是好好说说,到底能给我带来什么灾难”我笑着回答道。

孙咏眉头一挑,我的反应似乎有点出乎他的意料,顿时说道“前几天发生的事情难道还不够吗,难道你不怕你爷爷再来找你,你就不怕再死几个人?”

“怕,我为什么要怕,爷爷是我亲爷爷,我爷爷总不会害我吧,死人,只要不是我亲人我又为什么要怕,要我说,该怕的人是你吧,这把刀呢,很邪门,在我手里,这么久了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在某些人手里,那可是会致命的”我立即回答道。

“你是在威胁我吗”孙咏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哈哈,表哥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的可是那王师傅,你看,他就是心怀不轨,又想图谋那把刀,所以才有那个下场是不是,好了,表哥,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你说话了”我立即下了逐客令,有些话意思懂得就行了,说太明白就没意思了。

至于那刀我是不会卖的,我不仅得好好留着,而且我还得研究出这把刀的秘密来,爷爷一直让我看好这把刀到底有什么意思。


 
绝望游戏
鬼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