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事件

妖街鬼店 作者:九爷

2019-04-08 09:50:30 作者:

 
第1章 厉鬼勾魂
 
"老公,真的要在这吗?草棍扎屁股,还有蚊子,我,我害怕!"一女子小声道。

 

"嘿嘿,媳妇在这多刺激,我今天带了两个大颗粒,两个带刺的,保证让你欲仙欲死!"一个男声充满兴奋与期待的道。

擦,又特么打野战的?我无奈的双手插兜,叼着半截烟走在长春南部新城小树林里,此时已经是夜晚十点钟了!

这一路走来,周围的阴气越来越重,明显是有鬼就在附近,这些情侣真特么胆肥啊,九爷我作为新时代好青年,对于这些情侣我是羡慕嫉妒恨啊,主要是恨,恨得牙根直痒痒!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大晚上我来这抓鬼,喂蚊子,你们特么打野战,也不带我一个!

想到这,我心里一个小天使告诉我又到了做好人好事的时候了,想到这,我双手放在嘴边破锣嗓子大喊:"不好啦,警察来抓搞破鞋的啦,快跑啊!"

十分钟后,我双手插兜哼着小曲:"我嘴里嚼的是大大泡糖,我心里想的是日本花姑娘!"

此时的小树林已经空无一人,空气安静的可怕,清场了,抓鬼不能让那群普通人看到,不然又是一个麻烦!我再次点了根烟收起玩笑之意,心里默念:"天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结晶,水显无形,灵光水摄,法法奉行,阴阳法镜,速现真形,吾奉三清天尊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缓缓的睁开眼睛,此时眼前的景物没变,但是,我特么一百二十度的近视竟然好了,看着周围的一切清晰无比,就好比标清和高清似的!

我慢悠悠的朝着一颗歪脖子树走去。

还没走近,明显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冷了几分,耳边似有似无传来一个缥缈的声音:"我好疼,我好疼啊,帮帮我,帮帮我!替我死!"

而我也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那歪脖子树下,毫不意外的看到一个女人一身白衣,披头散发,一尺多长血红色的舌头耷拉在外面,吊在歪脖子树上!

这就是一个女鬼啊,我毫不意外的一笑!

那女鬼看我没有丝毫的害怕,竟然笑了,再次开口:"我好疼,我死的好惨啊,你帮帮我,帮帮我!"

听了这话,我直接走到了那女鬼面前,抓起了她脖子上的绳子,稍微一用力,那女鬼被我勒的都特么翻白眼了!

"嘿嘿,姐姐可是这么做?"我笑眯眯的道。

咳咳,咳咳,女鬼咳嗽了几声,看我竟然没有一点害怕惊恐的看着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依然一副笑脸:"山海关内马家扬,狐黄白柳灰蟒常。保家治病惩邪祟,弟子阴九初立堂!"

女鬼一听我这话,顿时脸上也变:"你是马家弟子?"

我点点头:"既然知道,乖乖的跟我走吧,别害人了,兴许可以保你不入地狱!"

这里说一些刚才那几句话的意思:"山海关以内,东三省吃阴间饭的,统称出马弟子,马家弟子靠仙家上身看病救人,一般成仙的野仙无外乎狐狸,黄皮子,老鼠,刺猬,蛇!而这最后一句则是我的名字,在东北一般家里有保家仙并且给人治病,都叫立堂子,所以我还是个小菜鸟,刚刚立了堂子!"

那女鬼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我这么正直的人,怎么会放任不管,此时,我袖口忽然飞出几枚铜钱,每个铜钱都缠着红绳。

而那几枚铜钱,此时已经缠在了那女鬼的脖子上,我轻轻的一拉,女鬼已经回到了我的脚下!

"哼,就你还想找替身?看看你的德行,别害人了,跟我回去吧!"说完,我掐了个剑指,把那女鬼直接收进了随身带的铁葫芦里!

哎,我悠悠的叹了口气,其实这女鬼也是可怜人,三年前自杀了,这不,在这找了三年的替死鬼,都还没找到呢,这是第三年,也是她的最后一年,我真怕她破釜沉舟做出什么害人的事,所以才收了!

呼,今天的工作结束,总算可以回去睡觉了,最近熬夜我这肾啊,不如以前喽!

可是就在我刚刚要抬腿的瞬间,忽然一阵狂风,灰尘落叶吹得我睁不开眼睛:"哎我去尼玛,这特么风也太邪乎了!还特么这么臭!都特么辣眼睛!"

嘿嘿,不,不,不,不好,好意思,我,我放的屁!

"没事,没事,下次注意点,这特么公共场合!"我下意识的道。

可就在我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这哪来的人啊?我下意识的睁开双眼,就看到面前站了十几个人,都穿着黑色棉衣,为首的是一个瘦子,一个胖子,瘦子一袭白衣,带着白帽,头上四个大字"一见生财!"

再看那胖子一袭黑衣,个子不高,戴着黑帽,帽子上也是四个大字:"天下太平!"

看到这,我腿都软了:"黑,黑,黑,黑白无常?"

那胖子不满的道:"你,你,你,你别,别,别,别学我!"

"嘻嘻,小辈,有点见识,正是你家七爷,八爷,我们就是为了那吊死鬼来的,没想到竟然被你小子收拾了!"白无常道。

看着这个脸色苍白如纸的瘦高个,就是白无常了,我紧张的道:"晚辈马家弟子阴九,今日有幸见到黑白无常实乃大气运!"

切,白无常呵呵一笑:"呦呵,小辈会说话,我们既然来了,那就把那吊死鬼交给我们吧,你该忙忙你的去!"

我赶紧拿出铁葫芦,把那女鬼交给了白无常,不过还是小心的问:"七爷,这吊死鬼到了地府的下场是什么啊?"

"大胆!"白无常三角眯缝眼一瞪,就跟那耗子B似的,就那么大!

"阴司地府的事情,也是你一个凡人打听的?"

这时候,黑无常忽然道:"七,七,七,七,七哥!"

没等黑无常说完,白无常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点点头,就像是色狼看美女似的看着我:"小子,来个自我介绍!姓名,年龄,学历,家庭住址!"

虽然搞不懂问这个干嘛,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道:"我叫阴九,今年二十一岁,学历,学历初中,地址是奈何桥,皇权路,酆都小区,四号楼,天堂寿衣店。"

白无常不禁诧异的看了我一眼:"你家是开寿衣店的?"

我点点头:"是我家老头子开的,我打下手!"

黑无常看着我,结结巴巴的道:"刚,刚才你,你,"

还没等黑无常说完,白无常道:"他说刚才他放屁,你骂他,还他妈,他妈的!这是跟谁俩的呢?"

听了这话,我心里苦笑啊,是啊,我特么刚刚把黑白无常骂了,这不是找死嘛!

白无常一看我满脸苦相,尖尖的声音,阴险的笑道:"自古以来厉鬼勾魂,无常索命,既然看到我们哥俩了,你就别想活了,不过你家老爷我身怀慈悲之心,这样吧,明天,明天我们兄弟俩去你家和你说点事情,顺便喝酒,你准备一下!顺便别忘了孝敬!"

说完,这两个老混蛋化作了两缕白烟慢悠悠的消失了踪影,空气也恢复原本的温度!

 
第2章 喝阴酒
 
我浑浑噩噩的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昏黄的路灯下,刚刚我经历了什么?我特么,我特么看到黑白无常了!这两个家伙还要去我家喝酒?和我说点事情,我特么就是个小人物,干嘛非得和我过不去啊?要是不答应就要弄死我?地府的鬼都这么不讲理吗?

 

我大晚上出来解决吊死鬼,还是我家老头子让来的,结果就特么悲催的遇到黑白无常了!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家的,刚进门,就听见一个苍来的声音:"你个小王八蛋,怎么去了那么久,是不是又嫖去了!"

听到这个声音我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这老头,我能见到黑白无常嘛!

想到这,我指着那老头的鼻子张嘴就骂:"你个老王八蛋,也不问问我有没有危险,还特么嫖,我特么有那个钱吗!黑白无常欺负我,你特么也欺负我是不?"

这是我们家老头子,身高一米七五左右,是个干巴瘦的小老头,大名我也不知道,反正大家都叫他阴三儿!就是他大冬天在门口捡到的我,并且把我养大!

他是个老摇滚喜欢重金属音乐,帅不帅不敢说,反正挺酷的,之前还给我领回来一个二十二岁的奶奶呢!羡慕的我啊,牙根直痒痒!

没办法,现在有一些女孩就喜欢这种风格,长得帅的叫大叔,长得不帅的,那也就是大爷,女孩喜欢大叔,但绝不喜欢大爷!

老头子一听我这话,也脸色一变:"咋回事啊?"

于是,我苦着脸把之前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听完之后,老头子脸都快绿了,二话不说,从抽屉里拿出一沓钱,甩给我:"那个孙子啊,你爷爷我最近几天报了个旅游团,马上就得走,这些钱你先花着,这个寿衣店也送你了,好好照顾,别干倒闭就行了!"

说完这话,老头子逃似的跑出去了,头都没回!看着老头子的背影,我一口痰就吐在了地上:"我呸!我特么是孙子,你特么更孙子!"

我苦着脸,走到门外,在门口的大柳树上掰下来两段柳树枝,毕竟喝阴酒,柳树可通鬼神,民间常说用柳树枝抽鬼,就是因为柳树有着辟邪的作用,如果你感觉家里不干净有脏东西可以在家门口挂一段柳树枝可以起到辟邪的作用,毕竟柳树好歹也是二十八星宿之一!

当然,除了柳树,桃木,艾蒿,银杏树也都有辟邪的作用!

之后我准备了三个小酒盅,以及两瓶牛栏山二锅头,四十五度的!一切准备就绪,我暗探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特地去熟食店买了两只烧鸡,一只烤兔子,还有花生米啊,炝拌菜之类的!

毕竟招待两个鬼,还是特别牛逼的那种,稍有不慎小命就得没了,不得不谨慎啊!

一整天我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晚上十点钟,我紧张的盯着手机屏幕,就在十点二十二分的时候,忽然我就感觉周围的空气一冷!

我脑海里像是过电似的,十点二十二分,我记得传说中地府鬼门开启的时间就是晚上的二十二点二十二分!

想到这,我浑身一紧!就感觉一直大手拍在我的肩膀上:"小辈,想什么呢!"

此时我双腿不自觉的开始打颤,慢慢的回过头,就看到黑白无常那让人厌恶的脸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我挤出来一丝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七爷,八爷,您二位来了,快上坐,酒菜都已经给您备好了!"

这两个鬼倒也不客气,直接大咧咧的坐下来,抬头就是一杯酒下肚!

只不过桌子上的酒杯纹丝未动!我知道,鬼喝酒是专门吸收其中的精华的!

我把柳树枝在酒杯里蘸了蘸,鼓足了勇气站起来,不过手抖得还是厉害!

"七爷,八爷,昨天小辈有一些冒犯之处,还请七爷八爷,不要往心里去。"说着,我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顿时感觉胸口热热的,我站起身,走到了墙角,蹲在地上,拿出打火机,拿起一沓子冥币点燃了,之后扔进旁边的小铁盆里!

等到冥币燃烧殆尽,就看到白无常的手里出现了一沓子钱!

白无常满意的喝了口酒:"小辈,倒是懂规矩,给你家老爷的孝敬竟然是真钱!"

我献媚似的,赶紧点头,之后继续烧冥币!

其实啊,刚才白无常的话,我听懂了,地府的假钱很多,至于区分真钱假钱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数额,大于十万一张的都是假币,小于十万一张的都是真币!

这还是我家老头子告诉我的,地府也怕通货膨胀,所以面额控制的很重要!

不一会,桌子上已经摞满了冥币,都是天地银行的!

白无常满意的点点头:"小辈啊,看在你懂事的份上,七爷我今天不难为你,以后你就是我小弟了,而你这个寿衣店就是我名下的中转站了。"

听了这话,我大喜过望立刻站起身,九十度鞠躬一气呵成:"谢谢七爷抬举!为地府做事,小的义不容辞。"

老头子之前就和我说过,地府的鬼差会在每个城市都设置几个中转站,方便地府做事,同时也可以得到一些地府给的一些好处!

白无常喝了口酒慢悠悠的道:"怎么?七爷我慈悲,心软,不要你的命了,还让你当了这阴阳中转站的负责人,不思感恩,还想要好处?"

我赶紧摇头:"不不不,不要了,为七爷,八爷服务是我的荣幸,您看这酒菜还满意不?不然咱再加点?"

白无常点点头虚空一抓,一把桃木剑就出现了,递给我:"这是每个中转站都有的基本福利,抓鬼的桃木剑,质量绝对上乘,还得和你说一下,每个中转站,每年都有抓鬼名额,你这是一个新站,所以抓鬼的名额,就暂时定在五十个吧!"

听了这话,我原本的兴奋没有了,一年五十个鬼?整个城市里有没有五十个啊?而且我知道的那些还都是我打不过的!

白无常没有理会我的表情:"最近呢,地府组织了一个活动,从古至今那些有名的鬼死了之后,可以来现代重新的体验一年人类的生活!而阳间的中转站则需要照顾他们,现在阳间的中转站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而你这个新成立的中转站也不能例外!"

我不可思议的道:"让一个鬼和我生活在一起,一年?"

白无常点点头:"暂时只带来了一个,以后还会有的!"

说着,白无常大手一挥,一个人影已经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此时我心里就是一个我了个操了!既然躲不掉,只能心里暗暗祈祷:"是个女鬼,是个女鬼,是个女鬼!"

 
第3章 有眼不识泰山
 
我慢慢的睁开双眼,看到面前出现的那个人,真的就是,我,我,我,我了个操!眼前竟然是个男人。

 

白无常指了指那个男人:"这是泰山!"

我下意识的道:"隔壁的泰山?"

眼前的这个男人,身高一米八以上,体态健壮,不过满脸的木讷,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眼睛,一只眼镜框那么大,另一只则只剩下一条缝!

想想白无常说他是泰山,我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响起那首曲子"我是隔壁的泰山,抓住爱情的藤蔓,嗷嗷嗷!"

白无常解释道:"这个泰山是当年鲁班大师的弟子,你一定听说过一句词叫有眼不识泰山,就是说他的!"

传说木匠祖师爷鲁班当年广收门徒,其中有个徒弟叫泰山,只不过鲁班觉得泰山资质平庸没有当木匠的天赋,所以就把泰山逐出师门。

几年后,偶然中鲁班在街上发现一把做工精致家具,问身边人这是谁做的!

身边的人就告诉他,就是你当年逐出师门的泰山!于是,鲁班有感而发,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啊!因此而来!

白无常贼兮兮的笑道:"行了,阴九,该吃的我们哥俩吃了,该拿的我们哥俩拿了,那行,我们先走了,最近一个星期,估计你会还有新客户的,做得好七爷我个人给你奖励!"

说完,没等我说话,两个缺德的鬼再次化作两缕白烟消失了。

我欲哭无泪啊,难道我就要和一个鬼朝夕相处一年?最主要还是个男鬼,这不扯王八蛋呢嘛!

此时的 泰山看着寿衣店最里面的那口放了大半年的 棺材,憨声憨气的道:"这是你的?"

我无奈的点点头:"是我的,泰哥以后这就是你的家,随便看看,别拿自己当外人!"

说着我着桌子上的烧鸡,啃了一口,就和枯草似的,看来精华都被吸收了!

哎,我重重的叹了口气,以后可怎么办?这个泰山现在虽然是鬼,但却有人身,以后又多了张嘴,看来钱得省着点花了!

现在时间不早了,关门,抓鬼,回家睡觉!我们寿衣店晚上可不住人,老头子自己有一套房子,不是很大,八十平,两室一厅!

我看着泰山:"泰哥,走了,明天咱们再过来!"

泰山不舍的看了那一眼棺材,憨声憨气的道:"不了,我就住这,我喜欢这里的气氛!"

我也懒得搭理他,正好我还一肚子气呢!听了这话,我转身就走,店门都不锁了!

刚走到店门口,我就停下脚步,这泰山怎么说也是活了几千年的鬼了,应该能帮我抓鬼吧!

想到这,我喊道:"泰哥,你刚来这,我带你出去见识见识!"

"哦!"泰山屁颠屁颠的跟在了我的身后。

这附近我知道的鬼一共有三只,一个小鬼,一个横死鬼,还有一个红衣女鬼,据我估计,那红衣女鬼现在的实力都快赶上厉鬼了,我是无论如何都打不过的,不过小鬼,据我所知还是个孩子,不欺负他能对得起九爷我专业打老头的美名嘛!尤其我喜欢打六十岁以上的,主要六十岁一下的,我够呛能打得过!

正东一里外,是一片烂尾楼,一年前有一个女子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跳楼自杀了,从此那里就蒙上了一层灵异的色彩!在烂尾楼旁边就是一个很大的垃圾场,我说的那小鬼就在那里!

走了十来分钟分钟,远远的,就看到垃圾堆上坐着一个小孩,手里拿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汽车,黑夜里小汽车亮闪闪的!

嘿嘿,就是你了,我抽出之前白无常给的桃木剑,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走进了一看,我顿时一阵的反胃,差点把中午吃的加了地沟油的外卖吐出来,不为别的,那孩子实在太恶心了,浑身一丝不挂,身上的皮肉都朝外翻着,时不时的还可以看到白色的蛆虫从他的耳朵爬进去,鼻子爬出来!

呕!我强忍着肚子里的翻滚,指着那小鬼:"小孩,既然是鬼了,早点投胎吧,来,到哥哥的铁葫芦里来!"

那小鬼大眼睛不解的看着我:"你能看到我吗?那你陪我玩好不好?"

我一翻白眼,一个小鬼也敢说这话,我没吊他,掐了个剑指,打开铁葫芦,手里早就准备好的铜钱飞出,后边带着很长的红绳!

铜钱套在了那小鬼的脖子上,我轻轻一拽,那小鬼已经从垃圾堆上出现再我的面前!

我这铜钱,可是五枚乾隆大钱,红线也是浸泡里黑狗血的,专门对付鬼魂!

而这个小鬼也没什么攻击力,眼看任务就要完成五十分之一了,心里还小小的激动了一下!

泰山站在一边:"别装逼了,有厉鬼朝你这来了!"

我操,厉鬼,我意识到不好,现在我可绝对不是厉鬼的对手!那玩意一出手就要命啊!而且,我也猜到了,一定是那个红衣女鬼,我刚想收了这小鬼就跑,可下一秒,我就感觉后背一阵疼痛,仿佛一辆卡车撞来,之后我就直挺挺的飞向了垃圾堆!

扑通!此时的我已经摔进了垃圾堆里!后背火辣辣的疼!都流鼻血了,也不知道是身受重伤还是最近补大发了!

我没敢站起身,因为我用余光看到,一个红衣女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那小鬼的面前,小鬼靠在女鬼怀里:"妈妈,小宝怕,刚才那个人好凶!"

红衣女鬼则是冰冷的看着我,随手一挥,我就感觉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没错,我在厉鬼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此时我的心里不禁一阵悲意,心里反倒没有怨恨这女鬼,人家凭本事杀的我,我凭什么怨恨人家。

只不过我把黑白无常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没有这两个老王八蛋,我能现在这个下场?

我眼神看着泰山,艰难的发出声音:"泰哥,咳咳,泰哥,别愣着了,干她,干她啊!"

嘿嘿,泰山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是非战斗型鬼魂,打不过她。"说完,泰山趴在垃圾堆上,撅起屁股:"我投降,我投降!"

我绝望的闭上了双眼,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了?那女鬼一只手扣在我的脖子上,双脚都离地了,我感觉周围很冷,呼吸困难,很困,很困,慢慢的我放弃了挣扎!

此时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她很文静,很美,她在对着我笑,那是我的初恋,唯一的恋爱。

就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忽然:"喵!"一声猫叫,那红衣女鬼脸色一变!

咣当!我摔在了地上,呼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第一次觉得呼吸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事情!

垃圾堆里走出一只脏不拉几的肥猫,迈着四方步,朝着我这个方向走来!

 
第4章 猫挡黄泉路
 
红衣女鬼下意识后退了一步,死死的盯着那只猫!

 

只见那红衣女鬼手指微微弯曲,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的朝着她的手慢慢的飘去!

"喵!"又是一声猫叫!

扑通,我悲催的再次摔在地上!

红衣女鬼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那只猫,又冷冷的看了一眼我声音空荡的飘来:"敢伤害我的孩子,人类,三日之内,我必上门取你狗命!"

说完,带着那小鬼化作一阵白烟消失了!

我,我,我操操操操操操!刚才那鬼娘们还没想放过我?厉鬼我可打不过,老头子还不在,总不能等死吧!

那只猫走到我身边,看了我一眼,转身就想走!

我灵机一动,伸手就抓住那猫的尾巴,嘿嘿,刚才那红衣女鬼很显然是惧怕这只猫,这可是保命的东西!

我笑道:"小猫啊,你是一只流浪猫吧,一个猫也没个女朋友,这样吧,你跟我回家,我养你,还给你找媳妇,怎么样?"

原本已经要张嘴开咬的猫好像真的听懂了我的话似的,竟然人性化的点点头!

其实,我真应该好好的谢谢它,如果没有它,估计我特么现在早就去黄泉路报道了!泰山是指不上了,完犊子!

嘿嘿,泰山依然一脸憨厚,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是真的打不过她!"

把泰山送回了寿衣店,我则回到了家里,看了看胸口的淤青,没啥大事,几天就好了,现在我担心的是那红衣女鬼说的三天之内要来,弄死我!

我可不认为那是开玩笑,不过三天之内就算提升实力,也不可能是厉鬼的对手,我这个出马弟子,还是一个没有保家仙的,本来这几天老头子要带我去找保家仙的,可是,现在老头子都特么跑路了!

我直接把那只脏兮兮的野猫丢进了浴室里,这脏了吧唧的,可得好好洗洗!

洗完了,我还用吹风机特地吹干了它的毛发,惊讶的发现,这只猫竟然还挺胖的 ,而且竟然不是什么普通的野猫,竟然是一只加菲猫!

那加菲猫也不见外,直接跑到了我床上,洋洋得意的趴下,睡觉了,这个B占了我的床,这我能忍吗?我能忍吗?不过想到三天之内,还得靠一只猫保护我,我也就忍了,没办法,谁让我有求于猫呢!

一夜无话,第二天中午我才起床,没办法,年轻人不睡懒觉那还叫年轻人嘛!

带着加菲猫来了寿衣店,路上顺便买了两杯豆浆,几根油条!

刚开门,我下意识的看向角落的棺材,当时我就是我了一个操啊,只见昨天还黑不溜秋的棺材,现在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一个栩栩如生,雕龙画凤的棺材!

这时候,棺材盖打开了,泰山从里面爬了出来,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昨天我看你这个棺材做工不咋地,一时技痒,就给稍微改了一下,你不会介意吧!"

我连连摆手:"不介意,不介意,来泰哥先吃早餐!"昨晚的不愉快也烟消云散了。

吃过早餐,我心里还是不放心,毕竟一只猫,能不能保护我,很难说,泰山还指不上,想到这,我去了隔壁,隔壁是我家邻居,开了个算命馆。

站在算命馆门口,看着六个鎏金大字"刘老六算命馆!"

我抬腿就走了进去,面前是一个身高约一米七的小老头,六十岁左右,这老头我知道,那是有真本事的,据说是三清卜算的传人。

这老头真名叫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大家都叫他刘老六。

我也不墨迹,直接 把昨晚的事情和这老头说了一遍,顺便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想要他给我点法宝之类的。

刘老六臊眉耷眼的瞥了我一眼,瞪着三角眼睛,尖声尖气的道:"呦呵,小九啊,这个六爷不是不帮你,而是最近我接了个活,实在没时间掺和你这破事!"

一听这话,我顿时急了:"刘老六,我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可不能不管我啊,咱们邻居二十多年了,虽然我砸过你家玻璃,吃过你家小鸡,还往你内裤上抹过辣椒水,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刘老六不紧不慢的道:"刘老六是你叫的吗?叫六爷!"

"六爷,六爷,这事无论如何你得帮我啊,不然三天之后我就得去地府领火车票了!"我哀求道。

刘老六悠悠的叹了口气:"这样吧,我是真的有事,再说了我就是个算卦的,就算在道家也属于智囊团,属于非战斗人员,我给你几张道家的符咒,应该可以有用!"

说着,这老头拿出几张皱巴巴黄色的符咒,递给了我!

一共是七张符咒!

"这其中三张是丁酉文公护体符,顾名思义就是发动符咒可以一分钟之内不惧任何攻击,还有三张是黄巾力士符,效果一样,一分钟之内力大无穷,可搬山填海!还有一张是掌心雷,鬼最是惧怕天雷的!"刘老六笑眯眯的道。

我看了看那几张符咒,宝贝似的揣进兜里:"嘿嘿,谢谢六爷。"

"哎哎哎,别着急走!"刘老六一把拉住我:"我这可不是白给你的,一张一千块,一共七张,总共七千,给钱!"

听了这话,我弄死这老家伙的心都有了,真特么黑啊!不过毕竟有求于人,我又回到了店里,拿了七千块钱。

老头子走的时候,一共就给我留下七千多,现在一下子就没了,哎,看来得想办法赚钱了!

想到赚钱,我回到店里,看了看泰山,这可是活化石啊,得好好利用一下,毕竟就算木匠打一套家具,也是好几千块呢!

三天时间就这么过去,加菲猫,我是天天给它吃好的,生怕这祖宗不开心,不帮忙,至于泰山,我从来就没指望过,这家伙,喜欢上了我的那台电脑,想自己造一台,这不正用木头做电脑呢,虽然我知道,鸡毛用没有!

现在已经是夜晚十点了,那女鬼也今天来要我的命,不过,现在可是在我的地盘,我,我不怕!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一阵阴风,吹得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我知道,这可能就是那女鬼到来的前奏了!

加菲猫懒洋洋的趴在店门口浑然不在意,泰山倒是看了门口一眼,之后继续研究他的木头电脑,至于我一个人紧张的一手抓着桃木剑,一手抓着丁酉文公护体符警惕的看着四周!

 
第5章 黑狗血,桃木剑
 
"妈妈,弄死那个坏蛋!"

 

正当我紧张万分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孩子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

随即,阴风大作,把门口的柳树吹得嘎嘎作响,我知道,那个红衣女鬼应该已经来了,我的小命搞不好今天就要交代在这了。

想到这,我赶紧把丁酉文公护体符贴在了自己的脑门上,同时心里默念"赫赫阳阳,日出东方,天理昭昭,跪拜三清,弟子阴九祈开护体符,急急如律令,开,开,开!"

瞬间,我就感觉自己的四周好像被一道金光罩住似的,有点类似于金钟罩,铁布衫!

与此同时,那红衣女鬼也出现在我的面前,苍白的脸庞,绝美的容颜,那老娘们,二话不说,直接对着我胸口打来。

我会怕她?我现在可是神仙保佑,金光护体,刘老六可告诉我了,一分钟之内,不惧怕任何攻击,想到这,我大咧咧的,往那一站,给你一分钟揍我的时间!

我真傻,真的,下一秒我就后悔了!

那红衣女鬼一掌打在了我的胸口,顿时一阵剧痛传来,好像被一头发了情的野猪撞了一下似的,随即我就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倒飞出去五米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妈波,缺德带冒烟的,我特么花了钱还骗我,这符有个鸡毛用啊!"

说着我把那什么黄巾力士符,丁酉文公护体符全部都用了,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此时,那女鬼已经飘身到了我近前,看我的眼神,就好像看蝼蚁似的,那个意思好像在说"你不行!"

想到这,我顿时怒从心边起,强撑着站起身,男人被人说不行,这可比打嘴巴子更带有侮辱性,我抽出桃木剑,对着那红衣女鬼用力的劈去!

说时迟,那时快,当我的桃木剑即将劈中那红衣女鬼的时候,这老娘们就化作了一缕青烟,直接从我的面前消失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忽然感觉背后一阵剧痛,我再一次体验到了什么是飞一样的感觉!

扑通!

我大头朝下摔在地上,脸先着的地!

顿时,我就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而且好像出血了,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果然是血,鲜红的!

我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现在可不是犹豫的时候,我再次抓起桃木剑,二话不说,对着身后用力的一剑!

瞬间,我赶紧好像真的砍到了什么。

不过,之后我再一次悲剧了,这个红衣女鬼怎么不按照套路出牌呢?刚才还背后偷袭,现在竟然开始正面进攻了。

那女鬼出现在我面前,我直接一句我操破口而出,下一秒,在半空中的我,又是一句我操!

噗呲!我吐了一口老血,很疼,鲜血顺着我的嘴角流在了地上,桃木剑上也沾染了一些,泰山与加菲猫,就站在门口看戏似的!

没办法,我只能重新站起来,别看那女鬼的攻击很强横,但是,这老娘们,好像在玩我似的,明明可以一招秒杀我,现在一下一下的,有点像猫抓老鼠似的,玩够了再弄死!

就在这时,忽然桃木剑红光一闪,我下意识的捡起了桃木剑,两个箭步对着那红衣女鬼砍去!我特么就不信了,弄不死你!

那红衣女鬼再一次从我面前消失了,嘿嘿,我上了两次当,不可能上第三次,想到这,既然从我面前消失了,一定是在背后。

此时我已经跳起来了,回手就是一剑,而我在劈出这一剑,因为跳起来悬空的关系,也摔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一声女人的尖叫:"啊!"

那红衣女鬼也摔在了我不远处,一脸诧异的看着我声音空荡荡的传来:"怎么可能,一把普通的桃木剑,怎么可能伤的到我?"

我也是一脸的蒙蔽,因为这刚刚我桃木剑都没有用,现在怎么有用了?

此时我的脑海里开始飞速的运转,刚刚是我的鲜血滴在了桃木剑上,随即桃木剑一道红光,想到这,我下意识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之后胡乱的涂抹在了桃木剑上,顿时又是一道红光闪现!

我操,这是怎么回事?都说童子尿,黑狗血可以避邪,可我也不是处男啊,这血怎么还这么牛笔呢?

嘿嘿嘿,我猥琐的一笑,既然这样,那就别怪九爷杀生了,我提着桃木剑,一步一步的朝着那红衣女鬼走去!

"你个鬼娘们,刚刚不是很牛逼吗?还想干死我?现在不牛逼了?"我狗仗人势,得意洋洋的道。呃呃,好像说错了什么!

说着我桃木剑已经对着那倒在地上,暂时失去战斗力的女鬼劈去!

"不要打我妈妈!"一个稚嫩的童音传来,之后,一缕白烟出现,挡在了红衣女鬼的身前,倔强的小脸蛋,声音中充满了决绝!

看着这鬼孩子,虽然这小玩意长得挺恶心的,但是,现在我反而不觉得恶心了,毕竟他就算是鬼,内心而言也还是个孩子。

我心软了,甚至都想放过这红衣女鬼了,但是,转念一想,不能放,现在都要弄死我呢,我这要是放虎归山了,以后还有安生日子嘛!

喵!加菲猫迈着四方步,走到我身边,对着那小鬼叫了一声!

看着这胖的不像话的加菲猫,我就一阵的烦躁,我都被打成这个逼样了,这畜生竟然还不帮忙,这三天白对它好了!

想到这,我抬腿对着加菲猫就是一脚:"滚犊子,特么的,啥都指不上你!"

泰山在一旁闷声闷气的道:"这孩子也怪可怜的,不然放了她们娘俩吧!"

我瞪了泰山一眼:"泰哥,你也觉得我是坏人吗?我不杀她们,死的绝对是我,我也是为了自保,再说,我放了他们,他们再去祸害别人咋办,普通人可就只有等死的份儿!"

说着,我不再犹豫,咬紧牙关,虽然我也不忍心,但这一大一小,必须死!我左手一巴掌打开那小鬼,右手桃木剑已经对着那女鬼的心口刺去!

"阿弥陀佛,施主回头是岸!"

 
 
毒蛊 作者:骄阳
收尸记 作者:书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