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事件

死亡游戏

2019-04-02 10:44:20 作者:

1

 
        

那天晚自习,班级微信群里突然加进来一个人,一个ID叫"死神"的人。

"抢红包的游戏,大家有兴趣玩吗?"死神刚进来就发了条消息。

相比枯燥的学习,趣味的游戏显然更吸引人,很快,不少人就开始起哄。

见大家情绪高涨,"死神"发了个微笑的表情:"一会我发红包,谁抢到运气王,就要玩一个游戏,如果游戏失败,就得接受惩罚,怎么样?"

"好主意,我玩!"

"快点发吧,我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

"有点意思,算我一个!"

微信群开始热闹起来,抢红包这种事,对很多人都有巨大的吸引力,我也不例外,跟着起哄发了条信息。

死神倒也干脆,直接发了个两百元大红包。

"卧槽!有钱人啊!"

"什么玩意,老子才四毛钱!"

短短三分钟,红包就被洗劫干净,有人欢喜有人愁。

我抢到三块钱,还算不错。

运气王是王刚,抢了二十多,十分得瑟的发了个大笑的表情。

在火热的聊天中,死神又发了条消息:"运气王是王刚同学,现在开始第一轮游戏,限王刚在一小时内亲吻刘芸。"

消息一出,微信群里立刻炸开了锅。

"卧槽!真特么刺激,午夜福利啊!"

"刚子,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我也调侃了一句。

刘芸长相还算不错,性格也遭人喜欢,与王刚正好是情侣关系。

两人私下里经常去学校隔壁的小宾馆,都是众所周知的事。

本来也没什么,不过王刚就是个人来疯,大家一起哄,他立刻在群里发了个色眯眯的表情:"亲就亲,谁怕谁?"

伴随着下课铃声响起,王刚果真走到了刘芸面前,然后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用力亲了刘芸一口。

完事后,还很回味的舔了舔嘴,说了句:真香!

"神经病吧你!"

刘芸的脸瞬间就红了,嗲嗲的骂了句,当时就趴在了桌上,连头都不敢抬。

"卧槽!卢本伟牛B!"

一时间,班里各种狼嚎。

我也被惊住了,没想到王刚这么生猛,居然真的敢当众接、吻。

这脸皮,不是一般厚。

"屌丝们,臣服吧!"

王刚双手张开,很中二的喊了句口号。

一时间,班上的气氛被推到了顶峰。

这时,微信群里死神又来了信息:"王刚顺利完成游戏,没有惩罚,现在开始第二轮……"

很快,又一个两百元红包甩了出来。

有红包抢,又能玩羞羞的游戏,所有人都情绪高涨。

王刚与刘芸是情侣关系,两人亲吻也没什么,但如果换做两个不相干的人,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

想想都觉得刺激。

在火热的气氛下,短短二十秒的时间,红包便被哄抢一空。

很可惜,我才抢了两块,想玩都没得玩。

这一次的运气王是李军,抢了二十八块八,顺带在群里发了个笑掉门牙的表情:"抢完红包就跑,真特么刺激!"

这时,死神又发话了:"第二轮游戏开始,限李军在一小时内,脱掉王怡的丝袜。"

看到这条消息后,我脸都抽搐了,整个班级都开始窃窃私语。

王怡在班上算是长得漂亮的那种,人又爱打扮,一米七几的身高,配上那火辣的身材,身边不乏追求者。

而李军则老实巴交的,性格比较内向软弱,平常没少受人欺负。

"李军,你小子走运了!咱王姐可不是谁都能碰的,还不快抓紧表现一哈。"王刚开了句玩笑。

"真是无聊,发布这种游戏,我可不玩!恶心……"王怡发了个大吐的表情。

"别介啊!大家正兴头上呢。"

"不就是玩个游戏吗?又不会掉块肉,配合一下嘛。"

有几个不怀好意的男生开始推波助澜。

王怡连发三个大怒表情:"你们谁爱玩玩,老娘可不奉陪!李军你要是有胆子,就过来试试看?老娘的身体不是你这种屌丝能碰的!"

李军有点怂,发了三个衰表情:"算了吧,这游戏有点过火,我也不想玩。"

一盆冷水泼下来,所有人的兴致都被破坏了。

特别是某些男生,一个个摇头叹息。

今天王怡短裙配丝袜,性感得不行,要是真的配合游戏,那就十分劲爆了。

"如果不完成游戏,将会受到惩罚哦。"死神笑了。

虽然有几个同学附和助势,但王怡的态度很明确,就是不玩,大家也拿她没办法。

我心里也清楚,让李军去脱王怡的丝袜,借他个胆也不敢。

游戏进行不下去,又没红包抢,我也失去了兴趣,所幸拿起手机刷抖音。

转眼就到了下课时间,死神又出现了,一如既往的微笑表情:"时间到,李军没有完成游戏,惩罚——坠楼!"

"都没人配合玩游戏,惩罚有个屁用,我看散了吧……"

群里一些人闲聊了几句,发现没红包抢,气氛消减不少。

至于所谓的游戏惩罚,也没人在意,大家只当是个乐子。

不过也就在这一刻,噩梦开始了……

上第三节晚自习时,李军不知怎么回事,突然站了起来,招呼也没打,转身就往教室外走。

我发现他脸色煞白,走路的姿势也特别僵硬。

"李军你干嘛?"管纪律的班长有些不爽。

李军也没理他,走出教室后,突然爬上了走廊的围墙。

看到这幕,我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刚想出声提醒,李军猛地转过头,冲我们诡异一笑,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直接从四楼一跃而下……

2

 
        

"咚!"

重物落地时,发出一声闷响,一瞬间,所有人都傻了。

短暂的噤声后,班里传来一片尖叫,全班同学一窝蜂的冲了出去。

当看到楼下李军凄惨的模样时,有几个女生吓得瘫坐在地,脸色煞白,差点哭出来。

"救护车!快叫救护车!"我第一时间大喊。

一群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掏出手机拨打120。

当救护车闪着灯赶到时,李军早已没了气息,医院都不肯收,直接让拉殡仪馆。

老师为了安抚情绪,早早的让我们回了寝室。

不过这会儿,微信群里已经炸开了锅。

"什么情况?李军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自杀?"

"鬼才知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正讨论着,微信群里,死神的ID又出现了:"李军惩罚完成,第二轮游戏结束,明天继续抢红包,祝大家玩得愉快,再见……"

死神一出现,立刻遭到一群人的炮轰。

"傻逼吧你!这时候还开玩笑?"

"都出人命了,能不能有点节操?"

"适可而止吧,别太过分!"

不过任凭大家怎么骂,死神再也没回消息。

渐渐的,微信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我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一条条刷过的信息,心里格外怪异。

李军平常虽然有些内向,但绝不是一个想不开的人,怎么会突然自杀?

难不成,真与游戏惩罚有关?

想想就觉得荒谬,但隐约间,我又有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事情还没结束。

因为李军的死,我一整晚没睡好。

第二天早自习时,大家都还在议论纷纷,谁都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时,冷不丁的,群里突然弹出一个红包,是死神发的。

昨晚骂归骂,不过看到红包,依旧有人动手去抢,我也习惯性的点了一下。

没几分钟,红包就被抢完,运气王是个女生,叫胡婷。

胡婷是班里的大姐,性格火爆,经常和外面的社会人混在一起。

死神发了个微笑的表情:"恭喜胡婷同学成为运气王,那么现在开始第三轮游戏,限胡婷在三小时内,脱光所有衣服……"

"我去你妈的!"

胡婷一拍桌子,突然站了起来,环目四望:"死神是谁特么开的小号?不要以为有点B钱就无法无天了,要脱让你妈脱!"

"别玩了!趁着大家还没发火。"我在群里打字。

死神发了个微笑的表情:"游戏一开始就无法结束,如果不玩或者退出,都将受到惩罚,另外,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哦。"

"不管谁特么在装神弄鬼,要是被我查出来,别怪老娘翻脸!"胡婷在班里吼了一句。

死神又沉默了,没再发信息。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不知怎么回事,班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平常上课爱打闹的同学,一个个都安静了下来,大家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我看向胡婷,发现她从头到尾都板着脸,一副余怒未消的模样。

至于游戏内容,也没人敢提。

毕竟当着全班面脱光衣服,没哪个女生能做得出来。

转眼间,三小时就到了尾声,胡婷开始有些坐立不安,因为燥热,她把头顶的吊扇打开了。

差不多到点后,我一直盯着手机屏幕。

死神出现得很准时,一如既往的微笑表情:"时间到!胡婷同学没有完成游戏,惩罚——断头!"

断头?

我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思考,上课铃声响起,同学陆续进了教室。

就在老师喊上课时,一架吊扇"咔"的一声,突然坠落,正好砸在胡婷身边。

快速转动的扇叶,直接将胡婷的脑袋给削掉了。

我瞪大着眼,看着地上滚动的头颅,整个人都傻了。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谁都没反应过来。

"啊~!"

随着鲜血的喷洒,班里又是一片尖叫,连老师都吓懵了。

有些心理素质差的女生,又哭又吐,有个还吓昏了过去。

我冷汗都冒了出来,眼前的一幕太过血腥。

好端端的人,说没就没,实在诡异。

一架旋转的吊扇,能将人的脖子削断吗?显然不可能。

但眼下,不可能的事就这么发生了。

正好应了死神的惩罚,断头!

班里又死了个人,这次还惊动了警察,不过最后的调查结果是……纯属意外。

吊扇年久失修,意外坠落,然后意外的削掉了胡婷的头。

只是对这个结果,班里没几个人相信。

大家都很清楚,这一切只怕与死神的惩罚有关。

发生一次,大家还心存侥幸,觉得是意外,发生第二次,只要不傻,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这……是个赌命的游戏!

胡婷的尸体刚处理完,死神又发话了:"惩罚完成,游戏继续……"

之后,死神又秒发了个红包。

"别抢!大家千万别抢!"我立刻发消息阻止。

"定个新规则,谁最后抢到红包,谁就要玩一轮游戏。"死神笑了。

看着那张笑脸表情,我突然有些恐惧。

顾不上群里发消息,我第一时间站了起来,说:"大家先别慌,只要我们不抢红包,游戏就无法继续,更加不存在最后一名。"

王刚也出声附和:"罗庚说得没错,大家不抢红包,就没有惩罚。"

"卧槽!有人已经抢了!"

我俩刚说完,群里已经失了控,有个人怕死,率先抢了红包。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谁都不想做最后一名,更不想接受惩罚,毕竟,两条活生生的人命摆在那。

不到一分钟,红包已经被抢了大半。

我有些无奈,死神一句话,将我们一个团体,冲击得支离破碎。

当我点开红包的那刻,已经是最后一名。

一瞬间,我心都凉了一截。

"傻逼!"

有人小声说了一句,在庆幸的同时,还不忘嘲讽一下我。

我憋了一口气,但没发作。

我是最后一名,但不是运气王,运气王是宋雨樱,我们班的班花,所有男生的女神。

不仅肤白貌美,家世好,性格还很和善,在班里人气极高。

某种程度上来讲,我替她挡了抢。

正忐忑时,死神又发了条消息:"罗庚同学是最后一名,选定为游戏参与者,限罗庚在十二小时内,与唐雨樱舌吻一分钟。"

看到这条消息,唐雨樱不由得一皱眉,一群追她的人也开始叫嚣。

"草!什么垃圾游戏,别玷污我的女神!"

"罗庚,你丫要是敢动嘴,老子废了你!"

李天站了起来,作为富二代,又是唐雨樱的追求者,他自然不允许任何人冒犯唐雨樱。

涉及到唐雨樱后,很病态的,竟然有一些人开始针对我。

他们似乎忘了,这个游戏惩罚的严重性。

"去你妈的,你们还有没有人性?"王刚一下火了:"罗庚的命,还没一个吻重要?"

"关你屁事!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把自己女朋友贡献出来?"李天一瞪眼。

"其实吧,就算完不成游戏,也不见得会出事。"有人小声附和。

王刚想发作,却被我一把抓住,因为死神在群里又发了条信息。

"由于唐雨樱同学是运气王,同样是游戏的参与者,所以她将和罗庚共同完成游戏,如果游戏失败,两人都将接受惩罚……"

一瞬间,李天一群人脸都绿了。

3

 
        

事情的结果,超乎所有人的预料,不过对我而言,却是个好消息。

作为全班男生的女神,唐雨樱不管从哪个方面来判断,都样样拔尖,甚至接近完美。

而我,只是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八竿子打不着。

想单方面完成游戏,说实话,我心里没底,但现在改变了游戏规则,情况就不一样了。

完不成游戏,受罚的可不止我一个。

死神消息一出,班上所有男生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我身上。

其中有羡慕,有庆幸,但更多的是嫉妒。

看着李天几个一副吃了屎的表情,我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怎么?现在一个个都不说话了?你们之前嘴不挺厉害的吗?"王刚冷笑着。

李天起身想发火,却被唐雨樱打断。

"其实现在大家该考虑的不是游戏内容,而是要想想怎么样结束这个游戏。"

唐雨樱脸色平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如果放任游戏继续下去,我们所有人都会成为牺牲品!"

唐雨樱在班上人缘很好,一说话,很快就有人附和。

"雨樱说得没错,现在我们需要团结,必须尽早揪出这个死神!"学委宋倩站了起来。

她与唐雨樱是闺蜜,同样是个白富美。

我想了想,说:"游戏任务是通过微信群发布的,我有两个建议,第一,把死神踢掉,第二,退群。"

"只知道BB,有本事你先退啊!"李天嘲讽一句

"我们两个石头剪刀布,输了的退群,敢赌吗?"我反问。

"神经病!"李天骂了一句,也不作声了。

死神之前警告过,有人中途退出,同样得接受惩罚,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没几个人敢拿命去赌,毕竟李军和胡婷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这时,班长突然开口:"我刚试过了,死神根本踢不掉。"

"既然踢不掉,我们就把死神找出来,"学委宋倩说:"能对我们这么了解,肯定是班上的人,大家一定要多留意!"

一听这话,班上同学都开始互相张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充满了怀疑。

对于宋倩的提议,我并不看好。

很直观的一点,连续两次离奇的死亡事件,真是一个普通人能办到的?

不过眼下,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胡婷死了,但我们依旧要正常上课。

只不过发生这么多事,大家早就没了心思。

班上同学都在关注我和唐雨樱,很多人在猜测,我们会不会真的发生什么?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第三节晚自习即将结束,距离游戏的临界点越来越近。

我多少有些着急,因为到现在,唐雨樱都没有丝毫回应。

难不成,她打算用命去赌?

正忐忑时,一条微信弹出:"下课后,教学楼天台见。"

我抬头一看,正好与唐雨樱对视一眼,不过很快,她就跟没事人一样转过了头。

我长吁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我避开同学目光,独自一人上了天台。

想到能一亲芳泽,我多少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激动。

对于唐雨樱,要说不喜欢肯定是假的,不过平常也就想想而已,话都说不了几句。

这次的游戏任务,算是给了我一个亲近的机会,虽然不太光彩。

在天台等了片刻后,白衣白裙的唐雨樱终于出现了。

她背着手,一步步走到我面前,她每踏一步,我的心都跟打鼓似的跳个不停。

"罗庚同学,你相信死神的话吗?"唐雨樱率先开口。

"已经死了两个人,我不相信也不行。"我故作镇定。

唐雨樱沉默几秒,抬起精致白嫩的小脸,追问:"所以,你愿意完成这次的游戏?"

"我说不愿意,你信吗?"我有些尴尬。

唐雨樱莞尔一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不会逼你。"

我愣了一下,随即苦笑:"我当然愿意,不过……"

"那就行了。"

我话没说完,唐雨樱踏前两步,突然将俏脸凑了上来。

随着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我身体瞬间绷直,紧张得手都开始抖。

唐雨樱也没表面那般平静,白嫩的俏脸浮上一抹红晕。

但她并未停下动作,而是揽住我的脖子,将温软的粉唇贴了上来。

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不知怎么回应。

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我有些沉醉其中时,唐雨樱已然退开。

一时间,我心里竟有些空落落的。

"时间已经够了。"

唐雨樱看了眼手表,低着头,俏脸的红晕还未退散,看着美艳不可方物。

"谢谢你的配合,我先走了。"

唐雨樱礼貌道了声谢,然后一步步往楼下走去。

虽然她一直都很镇定,但脚下加快的步伐,已经出卖了她。

走到门口时,唐雨樱的声音远远的飘来:"好歹是个男生,我不联系你,难道你就不能主动一点?"

一句话说完,她人已经消失。

我不禁老脸一红,搞了半天,她原来在等我回信。

看着那靓丽的背影,我不自觉的舔了舔嘴,有些回味刚才的感觉,只可惜,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与她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虽说有些遐想,但我不会因为一个任务般的吻,而去奢求更多不可能发生的事。

回到寝室后,微信群里,死神又发了条消息:"罗庚与唐雨樱同学完成游戏任务,没有惩罚。"

消息一出,群里一片讨伐声。

以李天为首的几个人,各种讥讽,各种骂,酸得不行。

仿佛我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必须得千刀万剐一样。

这一刻,他们似乎还没意识到,谁才是真正的敌人。

我懒得理会,静静的等待着。

片刻后,死神果然又出现了:"为了保证游戏的刺激,接下来,我改变一下规则,下一轮,将由运气王与得钱最少的同学一起参与,游戏内容:在二十四小时内,参与者发生关系!"

接着,一个红包甩出。

"卧槽!越来越变态了!"

"真是恶心,万一两个关系不好的人被选中,难不成真得开房不成?这次我说什么也不抢!"

"不抢红包的同学,游戏失败后,将会一同接受惩罚哦。"死神适时的警告。

虽然很不满,但我们似乎并没有反驳的能力,只能被动接受。

在死神的威胁下,红包数量一点点在减少。

短暂的沉默后,微信群突然一片哗然。

"卧槽!宋倩只有一分钱!"

"福利啊!这次我一定要抢到运气王!"

"放屁!运气王是我的,谁特么都别和我争!"

宋倩,是班上仅次于唐雨樱的白富美,同样受到很多人青睐。

不过这次倒霉,只抢到一分钱,也就是说,她必须和一个即将出现的运气王发生关系。

一时间,所有男同学都沸腾了。

转眼间,五十个红包,只剩下最后一个,而运气王已经很明显。

"草!三十八块!为什么会是李天?"王刚有些不服。

我也叹了口气,李天虽然人品不行,但运气似乎不错。

"一群屌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李天发了个竖中指的表情,很是得意。

便在这时,最后一个红包被打开,一个醒目的0.01出现在红包末尾。

领红包的是王元,长得比较磕碜,性格还有点娘。

平常也没人关注他,可点开红包的瞬间,班级群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

运气是李天没错,但却有两个人抢到了一分钱。

按照游戏规则,难不成李天得与他们两个发生关系?

一男一女还有可能,但两个男人怎么办?拼刺刀?

4

 
        

如果之前还有人羡慕李天的运气王,那么现在,只剩下同情与庆幸,有些不对付的则是幸灾乐祸。

想到李天与王元对拼的场景,我只感觉头皮麻烦。

"李天,这下你可走运了。"王刚发了个咧嘴笑的表情。

"死神卧槽尼玛!故意玩我呢!"短暂的沉默后,李天大怒:"你特么到底是谁?有本事出来!"

死神笑了:"我一直都在你们身边,想见我的话,完成十场游戏,我会给你们一些提示。"

"草泥马!老子绝不会陪你玩这傻逼游戏!"李天大骂。

"不玩游戏,就得接受惩罚。"

死神提醒一句,便不再说话,任凭李天怎么叫嚣都没用。

最后他掉转矛头,把抢到一分钱的王元给骂了一顿。

微信群里依旧火热,但我关注的重点不在李天身上。

"死神,如果我们完成十场游戏,找到你的话,会有怎样的结果?"我突然发了条信息。

"我会满足你们一个愿望。"死神笑了。

"什么愿望都行?"我追问。

"当然。"

看到死神敲出的两个字,我心里一阵悸动,群里也是一片哗然。

如果死神没说谎,那么找到它的时候,应该就是结束游戏的时候。

但我心里却生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事情真有这么简单吗?

第二天,正值周末,兴致缺缺的上了半天课后,学校终于放假了。

高三的学习很紧张,每周只有半天假,对所有学生来说,是个难得的放松机会。

回到家后,我躺在床上,心情有些沉重。

死神发布的游戏越来越过火,越来越难完成。

李天这次的游戏任务,要与宋倩与王元两人发生关系。

前者不用说,但要是与王元拼刺刀,一个正常心里的男人,基本都干不出来。

而且这次是李天,下次指不定会是谁。

正想着,一条微信弹出,是唐雨樱发来的。

"罗庚同学,你在吗?"

我眼皮一跳,莫名有些激动,脑袋里一阵胡思乱想,半响才回了一句:"在呢,有什么事吗?"

"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唐雨樱一盆冷水泼下来。

"什么?"

"关于死神的游戏,我查过相关资料,发现我们并不是第一批受害者。"

我一皱眉:"你是说,以前有发生过类似的情况?"

"嗯!十年前,在我们174班的旧址上,同样发生过一系列的离奇死亡事件。"

"结果呢?"我突然有些不安。

"结果……全班有六十人尽数惨死!只有一人活着!"

看着微信上的一行字,我倒抽一口冷气,心都凉了半截。

这死亡数字,比我想象中更可怕,之前的一丝侥幸,被唐雨樱的消息冲击得支离破碎,事情果然不简单!

要是任由游戏发展下去,我可以想象,自己的下场,不会比那六十人好到哪去。

我强迫自己冷静,飞快的打出一行字:"还有什么其它信息吗?"

"根据相关资料来判断,我们班很有可能陷入了阴灵的诅咒!"

"阴灵的诅咒?你是说……有鬼?"我手指一颤。

"除了这个,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能制造出一系列的离奇死亡事件。"

面对唐雨樱的回答,我一时无法反驳,事实上,我之前也有类似的想法,但一直不敢往深处想,毕竟不太现实。

不过换个方向思考,死神的出现,本身就不符合常理。

"如果是诅咒,那又该怎么破除?"我试探着问。

"暂时还不清楚,或许只有找到当年唯一的幸存者,我们才有机会对抗死神,不过,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唐雨樱的话不无道理,当年活下来的人,肯定知道很多秘密,如果能找到这个人,我们或许就能摆脱这个游戏。

沉默片刻,我突然问:"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大家都是同学,在这种情况下,理应互相帮助,另外,我觉得你比其他人更冷静一些。"唐雨樱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能不发这个表情吗?我看着有点慌。"

"好的。"

唐雨樱应了一声,又一个微笑甩出。

"……"

闲聊几句后,我和唐雨樱便结束了话题。

吃过晚饭,我用手机查了一些有关学校当年的事,却没有丝毫的进展。

十年前的消息,要么被封锁,要么被遗忘。

正当我继续追查时,微信群里,死神又发了条信息:"运气王李天与宋倩王元共同完成任务,没有惩罚。"

消息一出,群里立刻炸开了锅。

"卧槽!居然真的搞了!"

"李天真是厉害!男的都能下得去手,想想都可怕!"

"可怜我的宋倩女神,形象尽毁啊!"

消息一条接一条,瞬间就刷了屏。

有鄙夷,有惋惜,但更多的是震惊。

完成任务后,当事人都没说话,包括一向狂妄的李天,此刻也沉默了。

在死亡面前,尊严与面子似乎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因为死神的一条消息,注定有个不眠的夜晚。

第二天上学时,所有人都在窃窃私语。

宋倩第一个进入教室,受到了不少议论,但更多的是同情与安慰。

而轮到李天与王元时,接受的一波火辣辣的注目礼。

原本王刚还想奚落几句,却被我及时制止。

从进教室起,李天的脸就阴沉得可怕,随时处于暴走的阶段,现在惹他不太明智。

保不准一刺激,就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

虽然这次话题很劲爆,不过碍于李天家里有钱有势,大家也只是私下讨论,不敢明着说。

中午时分,微信群里,有人用小号突然发了一段视频。

我顺势点开一看,人都傻了。

视频是偷拍的,地点在一个废弃的工厂。

画面中,李天与王元正在进行羞羞的事,其过程,只能用辣眼睛来形容。

可以看得出,当时李天的脸色十分狰狞,甚至显得有些扭曲。

面对如此劲爆的视频,微信群里瞬间就沸腾了。

各种辣眼睛,恶心的词语不停的弹出。

之前大家只是猜测,而如今,真切的见到这幕,所造成的视觉冲击,如同一个重磅炸弹。

一瞬间,所有人赤裸裸的目光,再次聚集在李天与王元身上。

王元当时就哭了起来,冲出了教室。

"卧槽尼玛!这是谁干的?"

李天猛地一拍桌子,面容狰狞的四处张望,那疯狂的势头,跟要吃人似的。

转了一圈后,李天的目光居然定格在我和王刚身上。

"别瞎猜,我们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我立刻辩解。

李天气得眼睛都红了,他指着我们一群人,大骂:"别让老子查出来是谁特么开的小号,要不然老子让他死无全尸!"

骂完后,李天也出了教室。

因为视频的存在,群里议论的势头根本压制不住。

传言是一回事,但暴露真相,又是一回事。

李天与王元的事,注定要成为一个笑柄。

听着周围同学刺耳的话语,我不由得微微皱眉,传视频的是个小号,没人知道是谁,不过这个人的行为,无疑会让班级矛盾加剧。

王元消失了一下午,一直没出现。在食堂吃晚饭时,我突然看到了他。

不过这时的王元已经变了个人,头发乱糟糟的,眼神呆滞,表情木然,仿佛受了极大刺激。

他跟丢了魂一样,一步步走进了教学楼。

我本想安慰他几句,就跟了上去。

不过王元没进教室,而是直接上了天台。

我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冲上去大喊:"王元!你别干傻事!"

王元站在天台边缘,回过头,凄凉的笑了:"我的人生……已经毁了!"

话音刚落,王元一跃而下……

5

 
        

当我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摔得面目全非。

王元死了,没有死在游戏的惩罚上,而是死在了我们自己人的言论中。

当王元跳楼的那刻,微信群里,还有人在议论。

"别说,王元的小屁股还挺白嫩的,不知道被人干时有啥感觉?"

"从视频来看,应该挺享受的。"

面对这些露骨的言论,我都看着刺眼,更别说王元。

我不知道有些人是什么心态,践踏别人的痛苦,才能让自己感到快乐吗?

那么当死神的游戏,降临在他们身上时,又该作何表情?

王元的尸体很快就被处理,不知是不是学校能量太大,我们班接连死人的消息,一直被稳稳的压着。

警察也只是走个过程,其它班级,包括学校老师,似乎都不曾提起这些事。

第二天早上,王刚突然告诉我一个消息,王元之所以自杀,是因为有人将视频内容,发给了王元的父母!

王元受此打击,这才想不开跳楼。

我当时就震住了,多么骇人听闻的事,竟然发生在我们同学之间。

我突然有些后怕,因为我发现,这次死神的游戏只是一股推力,而真正酿成惨剧的,竟然是我们自己!

那么到下一次游戏时,又会发生怎样的变故?

正忐忑时,死神又发了消息:"最近大家的表现,我不太满意,为了保证游戏的刺激与新鲜,我打算换个游戏方式。"

一个红包弹出后,死神又说:"这次的游戏,是一场猜谜游戏,由运气王指定四个人参与。我会提出三个问题,四个参与者抢答,答错或者没回答的人,都将接受惩罚。"

"什么JB玩意?四个人抢答三个问题,这不摆明要惩罚一个吗?"

"越来越离谱了,简直把我们往绝路上逼!"

"一会谁抢到运气王,千万别选我,求你们了!"

死神每次发消息,都会引起一阵轰动。

而这场猜谜游戏,比前几次更加可怕,因为这一次,最低限度都有一个人受惩罚。

如果问题回答不出来,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给你们一个提示,参与者可以求助群内的同学,不过要是回答错误,接受惩罚的依旧是游戏参与者。"

死神话刚说完,有人已经开始抢红包。

想到稳稳的逃避游戏,只有成为运气王才行

两百元红包很快哄抢一空,这次很意外,运气王竟然又是李天,那一刻,我莫名有些不安。

第二次抢到运气王后,李天冷笑着站了起来,他的眼神很疯狂,四处张望着。

凡是被他看到的同学,全都低下了头。

"我突然发现,死神的游戏还挺有意思的。"

李天伸出食指,在班上转来转去,开始一一点名:"我选择王刚、张宇、罗庚,还有……"

说着,他突然指向宋倩:"还有你!"

被李天一点名,宋倩人都傻了,俏脸一片煞白。

我和王刚被选中,倒不算意外,毕竟我俩与李天关系不好。

但宋倩一直和李天玩得不错,怎么也会被针对?

"天……天哥?我没得罪你吧?为什么要选我?"张宇一脸错愕:"天哥,能不能换个人,都是自家兄弟,晚上我请你大保健。"

"去你妈的,你也配和我称兄道弟?昨天你在群里不是很能说吗?继续说啊!"李天瞪着眼,一脸凶狠。

"那我呢?我又哪里得罪你了?"宋倩也站了起来,眼睛红红的,一副委屈样。

"臭婊子!少在这跟我装!"

李天一脸疯狂的大骂:"不要以为老子不知道,昨天群里的视频,就是你这臭婊子发的!"

什么?

一听这话,我人都傻了,班里也是一片寂静。

昨天开小号发视频的人是……宋倩?

不会吧?

我有些不敢相信,宋倩在班里人缘一直不错,怎么会干出这种事?

"你……你胡说什么?我哪有?"宋倩有些慌了。

"还想狡辩?"李天冷笑着:"这可是我花重金买来的消息,你这臭婊子为了挽回自己的名誉,发布视频转移注意力,你真以为没人知道?"

"我……我没有。"

宋倩想辩解,可她慌乱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

无风不起浪,没有证据,李天也不会这么说。

一时间,宋倩人设尽毁,班里议论纷纷。

"真想不到宋倩竟然是这种人,亏我把她当女神!"

"心机婊,真是可怕!"

宋倩沉受不住压力,趴在桌上,一下就哭了出来。

不过这会,没人敢安慰她。

虽然她看着可怜,不过那份心机,却十分可怕。

利用视频转移注意力,让自己形象不会受损严重,效果确实达到了,但其手段,让人心寒。

游戏参与者已经选定,我们四人都与李天有过节。

我和王刚不用说,平常就与李天对立,张宇嘴贱,视频出现时,各种奚落嘲讽,被李天怀恨在心。

至于宋倩,干出这种事,被选中也很正常。

换句话说,这场游戏,是一场报复性游戏。

而死神的目的,无非是挑拨离间。

不过就算知道也没用,游戏还得进行,而且竞争很大。

在李天指定四人后,死神又发话了:"很不错,参与者已经选出,那么现在,猜谜游戏开始……"

一句话,吸引了我所有视线。

"现在请听第一题:有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经常会冒充对方去捉弄别人,因为长得太像,没人能分辨出来。

某天,两兄弟被人绑架,犯人蒙住他们的双眼,封住他们的嘴,之后凑到哥哥耳边说:‘如果你尝试逃跑或呼救,我就杀掉你弟弟。’

紧接着,犯人又在弟弟耳边说:‘如果你尝试逃跑或呼救,我就杀掉你哥哥’。

那么请问:故事中的犯人是谁?

你们有五分钟时间考虑,时间一到,如果没人能回答,谜题作废。"

我愣了一下,这算什么谜题?

犯罪推理吗?

我看向王刚,他也一脸懵逼。

群里开始讨论,各种答案都冒了出来。

但我们四个谁也没敢开口,因为一旦回答错误,将会面临失败的惩罚。

赌命的游戏,不得不谨慎。

"罗庚,平常你不挺喜欢看悬疑小说吗?有什么想法?"王刚凑到我身边,小声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不算很难,但我也不敢百分百说能答对。"

我没隐瞒,直接说:"谜题中已经提示,两人是双胞胎,外人无法分辨,但犯人却很准确的分辨出了哥哥与弟弟,那么很明显,犯人非常熟悉双胞胎,甚至有可能是他们父母!"

"卧槽!我怎么没想到这点呢?"王刚眼睛都亮了,一抹额上冷汗。

刚准备打字回答时,突然又愣住了,对我尴尬一笑:"差点抢了你的答案,还是你来吧。"

"没事,我赶下一题。"我故作轻松的说:"这种问题我多少有些心得,比你容易过。"

"可是……"

王刚还想说什么,却被我打断:"别废话了,一会要是被人抢答,咱俩就危险了。"

"兄弟!谢了!"

王刚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也没矫情,将答案很快打了出来。

"恭喜王刚同学回答正确,第一题结束。"

死神的消息,让我俩王刚都松了口气,一来验证了猜测,二来,也保住了王刚一条命。

而作为参与者的张宇和宋倩,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

死神发了个笑脸表情:"现在开始第二题,请大家认真看——

爸爸疯了!他杀了三个姐姐……晚上睡觉时,伴随着古老的落地式摆钟响了三下,爸爸发疯一般的拿着菜刀,疯狂的砍杀姐姐们,多亏我机灵,躲到了大钟里,才没有被发现。

现在只有等妈妈回来才能得救,妈妈啊妈妈,你快回来啊!

爸爸还在屋里找我,快十二点了,妈妈马上就要回家,爸爸应该会放弃吧?我总算能得救了——

请问:故事中的‘我’最后有没有得救?为什么?

游戏答题时间为五分钟,请及时抢答。"

 
招魂师
你见过这样的小偷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