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猎奇档案

村里的狐狸精

2019-07-23 17:33:40 作者:

 “翠花婶子,我,我刚才在铁柱子家看了那带色的片子,可带劲了,要不,要不咱俩也按照那样比划比划!”彪乎乎的二彪子外表也许有点彪,但他可不是傻帽,他也知道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要说这个马翠花在村里的名声可不太好,都说这个女人长得一副桃花眼,天生就是勾搭男人的狐狸精。

    村里有不少妇女可都将她当做三防对象,防小偷防流氓防马翠花,而这个小山村里家家基本没啥值钱的东西,也不怕人来偷,所以这防小偷基本可以排除,至于流氓村里确实有几个打着光棍的二流子汉子,防他们火力壮上来,喝点小酒耍流氓也是情有可缘的,到是最后一点防马翠花这帮妇女做得很好,盯得自家老爷们死死的,多家妇女联手,大家合力,就是不给自家老爷们与这个马翠花单独相处的机会,以免被这个狐狸精勾去了魂,你没看她一天到晚打扮得花枝招展,那香水喷得那叫一个味呀,这样的女人是村里所有女人的公敌。

    所以说马翠花是很寂寞的,她在村里基本上没什么可以说话的人,村里女人拿防流氓一样防着她,村里男人是不敢与她接触,一是怕家里的女人,二也是怕她的男人,村长卢大炮,要说在这穷山沟里,一村之长还是很有身份地位的,这也就导致了她总是生活在寂寞当中,无法与那群闲来无事的老娘们尽情地唠嗑,她只能选择更加往狐狸精的样子上打扮自己,哼,你们不是说我是狐狸精吗,我就是要迷死你们家的老爷们,让他们的眼光就往自己身上瞄,我让他们比一比,比得你们那帮老爷们全都心猿意马,看着自家的女人没了滋味,让你们那帮老娘们自己在家哭去吧。

    不过今天这个李二彪一番话却弄得她哭笑不得,她也听明白了什么意思,原来这小子是看了带色的片子看得冒了火,也难怪,一个半大小子,正是青春勃发的时期,看那样带劲的片子,是个男的也受不了啊,除非他不是男的,不过看他那雄壮的身子,还有下面都蓬勃发展起来的帐篷,她自己倒有点心猿意马,脸蛋红扑扑煞是好看,双眼水汪汪的似含着万般的风情,怪不得人家说她长得一双桃花眼,这眼神可真勾人啊,樱唇轻吐,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舌头,葱白的手指点着李二彪的脑袋道:“我说二彪子啊,你小子敢这样跟婶子说话,要是我回家告诉你爹,你爹还不打断你的腿。”

    浑身打了一个哆嗦,要说他李二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家的老爹李老虎啊,他爹李虎脾气十分暴躁,动不动就不是打就是骂,也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当过兵的,在部队里锻炼过有着一副好身板和身架斗殴,也就不用回这穷山沟里来了,从小到大他没少挨打,那可是真打啊,皮带啥的打折好几根,不过也怪,越打他的身子越壮实,现在长得这样,也不能不说没他爹一份功劳,以他如今这个身块,真要动手,他爹也许真不是个了,但是从小积累下来的威严,还是让他一想到他爹打他就浑身直哆嗦。

    “那个婶子,要不,要不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好了,那我走了啊!”看着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李二彪吞了一口口水,只是老爹的威严让他不得不想到后果的严重,再说这个女人也不好碰,没听村里的女人都说了吗,这个女人就是个狐狸精,电影里演的狐狸精那可是专吸男人的元气的,别让他把自己给吸干了,还是到大河里洗个凉水澡吧,浑身湿漉漉的直难受。

    真是个没胆子的家伙,见自己一句话就将这个小子给吓得要跑,马翠花暗暗啐了一声,把自己瘾头给勾搭上来了就想跑,没那么容易,哼,自家男人卢大炮别看外表长得也是个爷们样,可办起事来却绝对不是个爷们,就他那熊包样还学着找女人,别以为隔几天长镇里去干什么她不知道,还不是上镇里洗头房里找那些小姐鬼混,你既然找别的女人,那就别怪老娘我找别的男人,呵呵,这个小子既然送上门来了,那有放过的道理。

    “二彪子,怕个什么呀,婶子说说而已,你尽管放心好了,婶子不会跟你爹说的,你不是说在铁柱子家看了那带色的片子,可带劲了吗,婶子还真没看过,要不你跟婶子说说!”眉目含春,粉脸带情,想到背着男人去偷人,马翠花浑身上下也都带着激动,只感觉身子里有一股热流在奔腾涌动,蜂拥到下面去,然后就是内里的小裤裤被一股潮气打得湿湿的,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真的是好带劲啊!

    “啊!”李二彪一听这话楞住了,刚才还一副要告诉他爹的样子,怎么这会就变了口,不过他的原则就是想不明白的事情不要去想,太废脑子,他直接就去做好了,一把拉住马翠花的小手,很滑嫩的小手,闷着身道:“光说有什么意思,要不咱们还是亲自比划比划好了,我可是学了不少招数的。”

    马翠花的心都飞了,不过还是很好地把握住了自己,一拳头打在二彪子的身上,浑身上下都是肌肉,她这一拳打上去也没个效果,反而弄得她手生痛,想抽出自己的手,也没办法抽出来,气得她哼声道:“你个混小子快松开手,这里人来人往的,让人看见传到你爹耳朵里就完了,走,找个没人地方,再跟婶子比划你的招数。”

    李二彪呵呵一笑,他忙松开自己的大手,小心地看了看周围,还好这个时间也没啥人,就是几只鸡在那扒着食,几只土狗在那追逐咬着骨头,努力挺着身子,下面涨得确实难受,他哼哧着道:“那快走吧,要不去村东头那片林子,那里没人去。”
小村之花马翠花
老林子里的春光
相关推荐